社区团购不要老是想念几捆白菜,几斤水果啦,要去三通一达不到的地方?

社区团购不要老是想念几捆白菜,几斤水果啦,要去三通一达不到的地方?,人民日报的评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已经占据了热议热议热词的社区团购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同时,资本市场的各大巨头仍然在社区团购战场上大放异彩。

“不要老是想念几捆白菜,几斤水果”。

人民日报的评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已经占据了热议热议热词的社区团购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同时,资本市场的各大巨头仍然在社区团购战场上大放异彩。

根据《电子数宝》电商大数据库统计,从2020年1月1日到2020年12月12日,国内社区团购类电商领域发生了12起投融资事件,累计融资超过149.8亿元。仅仅在将近一个月里,就发生了许多重要的融资事件。像阿里,腾讯,美团,拼多多,京东和滴滴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也纷纷退出。

网络大亨们火热的背后,一群群小企业显得有些落寞。Hybridge旗下的 Hybridge Hybridge生活放弃了社区团购探索新模式;去年营业额20亿的美家美菜也被传出被收购…

团体购物的火爆,离不开团体购物本身的发展前景。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上半年中国社区团购业报告》,预计2020年社区团购市场规模将达到720亿元,到2022年,市场规模将达到千亿元。另外,国盛证券的一项研究报告指出,未来社区团购将通过食品和日用品类,给电子产品领域带来万亿级的增长。

另一方面,高昂的获客成本,也让互联网巨头们陷入了恶性循环。根据国泰君安证券发布的《电商产业2020年专题研究报告:创新永不止步,三家巨头各千秋》显示,电商三巨头的获客成本基本呈逐年上升趋势(京东2018年因新客过少,导致当年的成本超过往年),即使是依靠社交维持用户增长的拼多多,2019年的获客成本也高达163元/人。

一方存在想象中的巨大市场空间,另一方则存在高昂的获客成本。群聚购物这一以群聚为单位的新型购物模式,自然成了巨无霸们立誓要抢的一块蛋糕。

五月份来武汉,主业是一位公司职员,平日还兼任六个平台的负责人。5月刚开始只是为自己购买菜肴方便,在各平台地推员的推荐下,深度参与了这个巨无霸游戏。

因特网巨头们的招募,离不开每个公司都渴望新的流量入口。在一个高频率,高刚需,低成本的流量入口上,更具诱惑力。最后帮助这些大公司获得更低价格的,就是那些分散在中国各地的“大公司”。

曾深度参与社区团购的 R先生向字母榜(ID: wujicaijing)表示,该巨头进入社区团购领域后,自己当时所拥有的公司就因资金紧张,逐渐停止了市场扩张,自己也在随后离开了该公司,退出了这场资本游戏。

通过社区团购模式展示的供应链效率,在资本的推动下,让包括互联网巨头在内的每一个人都感到恐惧。
“兴盛优选”的创始人刘辉宇就曾公开宣称:“在湖南,几乎每个乡、镇、村都可以通过兴盛优选购买商品。今天晚上十一点下,明天早上十一点到.”

高效率运行系统的背后,是巨无霸们挥霍的巨资。

高远是湖南一个县城里一家在乡镇工作的社团团购用户。根据他对字母榜的介绍,他所居住的县城里,社区团购并不像媒体报道的那么火爆。更小的城市空间,更多的菜场可以满足当地的需求,以及长期形成的购物习惯,这些都是社区团购不能迅速发展的原因。

「由南往北,由东往西,骑一辆摩托车,从县城最南面到最北面,只要二十分钟。」高远告诉字母榜。
在介绍“字母表”时, R先生还指出,他们公司的订单量在今年爆发前并没有明显增加。

据国盛证券援引艾瑞咨询的一份报告称,疫情爆发后,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习惯于在网上购买生鲜等商品。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疫情爆发后,每周两次以上在网上购买生鲜产品的消费者比例比疫情爆发前有明显提高。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资深分析师莫岱青对此也表示,“今年的暴发给了社区团购发展的机会,加速了用户的培育,释放了社区团购的爆发力。”

他向字母榜透露说:“对用户进行习惯教育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年轻人不喜欢买菜做饭,老年人则嫌麻烦不愿尝试新事物。

手持大笔资金的互联网巨头们正在此时杀进社区团购市场。

根据高远介绍,他所在的镇上经济比较好,人口也在2万左右,但农贸市场这种基础设施还不够完善。团体购买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白。”社区团购真方便啊,昨天下的订单第二天就送到了。“那你自己到村里去拿自提点就可以了,”高远这样对字母榜说。

与采用三通一达的传统电商相比,社区团购平台上购买的商品质量、价格相近,但物流速度要快上好几天。根据高远介绍,他工作的镇区三通一达也未实现最后一公里配送,同样需要到自提点取货。所以从配送经验来看,社区团购和传统快递完全一样。

社区团购可以在三通一达还未接触到的广阔下沉市场中成长。莫岱青曾对社区团购说过,“它作为本地生活板块的重要拼图,能更好的打通下沉市场。”

为社区团购做供应链的蒋先生也透露出同样的信息。如今各互联网巨头争相争夺流量,他们要做的就是到乡镇以上地区,如果连三通一达都不到的地方,他们也要做,而且已经在做了,”蒋先生告诉字母榜。

关于社区团购实现次日达的秘诀,蒋先生向字母榜解释说,“供货商基本都是提前备货,活动开始之前,大部分的货物都是在市区的仓库里,当然第二天就可以到达”。

曾为 R先生曾经工作过的公司为了更好的把握商品质量,选择了与当地生产基地直采供货的方式。因此,库存过高造成商品损耗成本过高。

“新鲜食品损耗特别大。如果商店里很冷,叶菜可以保存三天,而非叶菜可以保存四至五天。“如果那天没有卖出,那么隔夜的菜品就只能以0.1元的价格出售,这样可以减少损耗,降低运营成本。” R先生告诉字母榜。

另外, R先生说,“即使这样,生鲜非水产产品的损耗率有时也会达到5%,水产产品的损耗率有时甚至会超过10%。”

大型企业在把社区团购的大部分环节分散到本地市场后,一方面可以在短时间内覆盖全国大部分城市,另一方面也避免了仓储生鲜产品的风险。但是根据蒋先生的说法,这也使得供应商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
蒋先生告诉《字母榜》记者:“平台无货风险,只需为 C端疯狂补贴“。

“社区团购再干一到两年,500平方以上的超级市场基本没有了。”“创优品”创始人叶国富在谈到社区团购的时候,就像一场平地惊雷,砸向了零售行业。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记者通过对比社区团购平台和大型商超的同类产品发现,社区团购平台上的大多数商品价格都比超市低。

团团长5月告诉字母榜,“由于团长的关系,传统商业所需的租金、人工等费用不需要由社区团购承担。社区团购平台凭借低运营成本的优势,自然会比较便宜。

蒋先生还向字母榜透露,「上游社区团购是压价采购,不过也会找到一个平衡点,以确保上游利润。」
方便的购物方式,更短的顾客距离,更大的覆盖面,以及更低的成本。社区团购在面对超级市场时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

《每日经济新闻》还采访了一家全国性的大型商超电商部门的员工,他们说,“从卖场的角度来看,商品应该考虑毛利率,而且,由于商超会向供货商收取入场费、展示费、新品费等,‘羊毛出在羊身上’,从供货商开始,价格就低不过了。而且目前这些费用是商超企业的重要收入和利润来源,很难放弃。

关于传统商超的未来发展,蒋先生认为,正如电商冲击传统行业一样,线下商超也必将受到冲击。有些会崩溃,但是对大多数来说是升级,并将在一个全新的社会体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易观分析资深分析师赵悦告诉《财经》记者,“目前看,小型化、便利化是商超未来的一大趋势,但社区团购只是一种模式玩法,传统的商超也可以利用场景的优势,快速转换店内员工为团长,推动社区团购这件事,社区团购的门槛并不很高。

赵悦还就传统商超的未来发展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传统商超企业未来是要做数字化转型,然后再从以前的做商逻辑转向行商逻辑,更加了解门店辐射生活区的消费者需求,利用线下的场景优势与用户形成更好的互动。

因此,面对线下渠道革命,社区团购将取代传统的互联网巨头电子商务业务吗?

在线经济和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对这个问题给出了否定的回答。社会团购不可能适用于所有的电子商品品类。每个人都电大这类品类几个就会把团长的自提点堆满。其他单位价格较高的贵重物品也可能涉及遗失、偷窃、误领等情况,领主需要面临较大的赔偿风险。」

现在,社区团购最适合的就是生鲜这样的刚需品类,复购率也很高。”曹磊告诉《字母榜》。

张耀是武汉一位社区团购用户。“社区团购”的价格大约是市场价格的一半,他告诉字母榜。但自己多用几次,还是放弃了使用社区团购。

张耀在字母榜上表示:“他们的东西很便宜,但质量不行,”他表示,他放弃了使用社区团购。

“五号字母表”也得到了类似的回答。根据五月份观察,在自己参加的六个社区团购中,尽管一些平台基本上没有参与到价格战中,但还是有一部分用户会选择在这个平台下订单。

根据五月份的分析,该平台商品的质量相对较好,品类也比较齐全,或许价格再次低于超市也许是主要原因。

居住在湖南长沙的团购用户马元也向字母榜表达了同样的观点。按照他的说法,“尽管在购买菜品的时候,每个平台都会去逛,但大部分时间还是会选择购买商品质量更好的平台。”

但现在各平台之间的差距很小,供应商和龙头企业都一样,”马元补充道,他的字母榜。

莫岱青对社区团购的当前格局曾表示,“目前众多生鲜电商平台在产品种类、服务体验、供应链及配送等方面的特点并不突出,而且处于烧钱培育市场、消费习惯的阶段,这种模式没有形成核心竞争力,不能持续下去。

根据《2019年全国电子商务消费者评级TOP190》的数据,在2019年生鲜产品中,质量问题和“以次充好”是最容易被投诉的问题。

正因为如此,来自山东东营的团长燕子对字母榜表示,她并不担心社区团购会侵蚀自己在线下市场的认知。

她告诉字母榜,平日在一家水果店工作的燕子,要当团长不过是“顺路”罢了。注重质量的人更是占了她顾客的大多数。

“水果的等级不同,不同等级需要的顾客也不同。普通零售的水果质量较高,也不适合社区团购。“社区团购平台就是普通的水果,”燕子向字母表表示,她对自己所经营的产品的质量充满信心。
但据蒋先生透露,作为供货商,他们也有专门渠道供应高档水果,而农业专业硕士们则以质量检验为己任。

关于线下夫妻店的未来,蒋先生对字母榜记者表示,“做大终端,这是目前看到的出路之一。
但是在5月,对于队长的未来,人们表达了完全不同的观点。在她看来,尽管做团长的门槛很低,但如果订单量较小,随后也会慢慢关团。

这是一个大浪淘沙的时代,有些人做得不好,就会被慢慢淘汰。”五月向字母榜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另外一方面,大公司对大公司的依赖性也在缓慢下降。

晚些时候, LatePost报道说,互联网巨头依赖于他们自己上亿用户使用的主要应用程序,而且也不乏启动流量。拼多多中层曾向晚点表示,“目前至少有50%以上的流量来自于平台导流,很少一部分来自于店长微信。

这个数据在五月份的时候也能被证实。「成为多多买菜团长的那天,平台为自己推荐了十个陌生人来买菜,团长也是这样做的」,五月在向字母榜讲述她成为团长的经历时说。

根据天风证券的一项研究报告,在社区团购模式中,团购是处于最下游的环节,为巨头们完成了流量导入、营销和履约三项任务。在中长期而言,上游供应链才是各平台的护城河。

莫岱青还认为,对于生鲜电商这个行业来说,只有拥有稳定的供应链渠道和优质的资源配置,消费者才能获得高性价比的商品。

“所有的大企业都想自己建立自己的生产基地,但这只是冰山一角,农产品本身的特点决定了没有哪个企业能够做到全品类、全供应链的投入。”蒋先生向字母榜透露。

蒋先生说:“自建基地是一种沉重的负担”,他还指出了字母榜方法的缺点。

目前,各大巨头正激烈争夺社区团购的战场。对于这个产业的未来模式,仍然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

十二月四日, Central Central的首席执行官陈郢在致 Central全体成员的内部信中也表达了他对社区团购产业未来的看法。

在强调供应链重要性的同时,陈郢还表示,社区团购的市场终局并非一家独大。

“作为本质上属于零售的社区团购模式,它的网络效应和马太效应都不太具备经典互联网模型。用户体验并不会因为规模的扩大而自然改善,而是需要我们切实提升供应链能力,单靠一个人去做扎实的基础工作。零售业注定要成为强强联合的产业。

团体采购行业的未来:至少3-5个企业,在商品盘,用户定位,服务体验上实现差异化,长期存在。同样是这样,消费者和生态伙伴,才能从长远的角度获益,”陈郢在信中写道。

但 R先生却不这么认为。”“沃尔玛没有一点网络基因,没有独立的家庭吗?“如果是网络公司,肯定会有网络效应,即独占效应,” R先生对字母榜解释说。

“社区团购经历了千团大战,现在很快就会进入巨无霸的洗牌阶段;原来的社区团购玩家很快就会被淘汰,并且在几个巨无霸中占据优势。社区团购,资本与巨人的催化,已成为互联网巨头们的新赛道。在接受《字母榜》采访时,曹磊虽未对此观点发表直接评论,但在对社区团购未来发展前景的展望上,他却不置可否。

“买菜是一件好事、一件苦事、一件长期的事。希望一夜得利,希望瞬间赢得赞誉,被人理解苦心,是不可能的。”在拼多多5周年庆典上,黄峥发表内部讲话。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