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什么原因到时重庆银行推迟IPO的呢?

重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601963. SH)于2020年12月30日发布公告称,原计划于2020年12月30日举行的网上申购已被推迟到2021年1月20日,原计划于2020年12月31日举行的网上申购已被推迟到2021年1月21日。

重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601963. SH)于2020年12月30日发布公告称,原计划于2020年12月30日举行的网上申购已被推迟到2021年1月20日,原计划于2020年12月31日举行的网上申购已被推迟到2021年1月21日。

在重庆银行,存在着以贷记存、以贷转存等违规行为。

另外,2018年3月27日,重庆银行因未取得任职资格而实际履行职责,被中国银监会重庆监管局罚款20万元。据《财经》报道,重庆银行的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1月到3月,重庆银行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中,只有重庆银行董事长林军是其中之一。

与此同时,重庆银行不良贷款处置也存在违规现象。

不良贷款率转移

重庆银行多次违规以贷转存资金。

追溯到2017年5月27日,重庆银行彭水支行收到中国银监会黔江监管分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黔江银监罚字[2017]1号),因以贷转存的行为,被罚50万元。

今年6月,银保监会与央行联合发布了《关于完善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银保监办发〔2018〕48号),要求商业银行进一步规范吸收存款行为,严禁以贷转存:强制规定条款或协商约定将贷款资金转化为存款;以存款作为审批和发放贷款的先决条件;向“空户”虚假放贷、虚假增存。

2018年11月22日,重庆银行延安分行因以贷吸存,被中国银行延安分行监管处罚款30万元。

2018年12月31日,重庆银行西安分行因将贷款资金用于存单质押,被中国银保监会陕西监管局行政处罚21万元。

吸收存款作为重庆银行最主要的资金来源,保持着较快的增长速度,为重庆银行整体业务发展提供了重要的资金保障。重庆银行2016-2018年的吸收存款总额分别为2295.94亿元、2387.05亿元和2563.94亿元。
重庆银行存款的主要类型有公司存款、个人存款、其他存款和保证金存款。

为什么重庆银行会出现多次以贷转存的违规行为?以上违规以贷吸存、以贷转存的行为涉及多少金额?

董事长疑违法履职

值得注意的是,重庆银行董事长林军存涉嫌违反法律规定,未经任职资格核准擅自实际履行职责。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资商业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第四十六条规定,银行业金融机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并处2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情节特别严重或者逾期不改正的,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营业执照;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未经任职资格审查,擅自任命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的;(二)拒绝或者阻碍非现场监管或者现场检查的;(三)提供虚假的或者隐瞒重要事实的报表、资料的;(四)未按规定进行信息披露的;(五)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的。

5月27日,由于未取得任职资格核准而实际履行职责,重庆银行被重庆银监局罚款20万元。

根据《银行业金融机构董事(理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管理办法》及《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资商业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的有关规定,经重庆银监局审核,林军符合银行业金融机构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条件,核准其拟任重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长的任职资格。

值得注意的是,重庆银行的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1月到3月,重庆银行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中,只有林军担任董事长和执行董事。

林将军,1963年出生,曾任人民银行九龙坡区石坪桥分理处信贷员;中国工商银行重庆市分行办公室秘书、科员、副科长、副科长、副科长、副科长级领导职务;人民银行重庆营管部副主任、银行二处副处长;重庆银监局合作金融机构监管处副处长;

在2018年,重庆银行为什么会有不经批准擅自从事金融业务的行为呢?以上人员未取得任职资格而实际履行职责,是否为重庆银行董事长林军?如果不是林军,是哪个管理层?

坏账率下滑真相:不良贷款处置违规

尽管重庆银行 IPO已接近尾声,但其不良贷款处置仍存在违规行为。

截止到2020年6月30日,2019年12月31日,2018年12月31日和2017年12月31日,重庆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24%,1.27%,1.36%,1.35%。

截止2018年12月31日,重庆银行与隆鑫控股有限公司的贷款合同金额为6亿元,尚有5.54亿元未结清,贷款期限从2016年7月29日至2019年7月28日止。

据隆鑫控股有限公司2020年6月发布的公告,自2018年5月起,该公司资金出现流动性问题,陷入债务危机。

截止2018年12月31日,重庆银行向关联企业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力帆集团)提供的贷款余额达4.8亿元。到2020年6月29日,力帆股份已收到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法院”)送达的编号为“(2020)渝05破申327号”的《通知》。该通知称,债权人嘉利建桥因公司无法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但仍有重整价值,故向法院申请重整。

截止2019年12月31日,力帆集团和隆鑫集团在重庆银行的贷款余额分别为17.43亿元和11.54亿元,按照债权人委员会决议和大多数债权银行的统一做法,力帆集团和隆鑫集团在重庆银行的贷款五级分类仍是正常的,与此同时,出于审慎考虑,该行已将全额拨备用于两个企业的贷款风险敞口,合计拨备率分别为38.92%和29.56%。

在法院于2020年8月11日裁定受理力帆控股重整申请后,重庆银行在2020年6月底将其贷款减值准备计提比例提高到41.00%。鉴于此次暴发对相关资产的市场价值和重组计划的推进所产生的影响,重庆银行在2020年6月底将其贷款减值准备计提比例提高到50.11%。

坏账率下降的背后,是重庆银行不良贷款处置的违规。

《现场检查意见书》(渝银监函[2016]68号)在重庆银监局发出后,重庆银行出现了贷款核销不规范,包括违反同业业务专营规定,以同业方式转让不良贷款,违规操作,资产质量反映不真实等问题。

2017年4月14日,重庆银行成都分行因虚假转让债权、违规处置不良贷款,被中国银监会四川监管局罚款30万元。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