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行业做专做强做精坚守服务实体定位

一转眼,中国的证券行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资本市场上的“一叶扁舟”开始,伴随着市场改革的风雨历程,经历了业务更新换代的波涛汹涌,服务实体经济的初心未改,规模实力、盈利能力大幅增强,正朝着高质量发展的方向扬帆起航。

证券行业做专做强做精坚守服务实体定位

长风破浪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一转眼,中国的证券行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资本市场上的“一叶扁舟”开始,伴随着市场改革的风雨历程,经历了业务更新换代的波涛汹涌,服务实体经济的初心未改,规模实力、盈利能力大幅增强,正朝着高质量发展的方向扬帆起航。日前,中国证券业协会党委书记、执行副主席安青松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详述了证券业做专做强、做优做精的发展历程,明确了今后证券业对注册制改革和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的发展方向。

他认为,投资银行的强大与否,决定着一个国家的资本市场发展水平、功能发挥和服务半径。投资银行的优质发展离不开成熟发达的资本市场。我国的证券业在新的发展阶段,应坚持四个“必须”,即要坚持为实体经济发展服务的定位,要提高证券公司的全面风险管理水平,要提高全业务链投资银行的服务能力,要守正笃实地推进证券业文化建设。

接下来,协会将认真贯彻中国证监会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国证券业协会自律管理责任的意见》,充分发挥自律组织共建、共治、共享的平台作用。安青松透露,更加突出前瞻性引导,预防性规范,“抓两头带中间”,建立市场化的自律导向的激励约束机制。

白手起家实力大增

安青松指出,我国证券市场经历了三十年的发展历程,证券市场从起步发展到成熟,机制、能力不断完善,从资金实力、服务质量、管理水平、市场竞争力等七个方面都取得了显著成绩。

坚持规范稳健发展,公司的规模实力、盈利能力得到大幅提升。据安青松介绍,截至2020年11月底,我国证券业已有证券公司137家,总资产8.99万亿元,净资产2.28万亿元,净资产10.97万亿元,分别比2008年底提高了4.2倍、5.6倍和132.7倍;证券公司在2019年度实现营业收入3604.83亿元,净利润1230.95亿元,分别比2008年度提高了2.9倍、2.6倍。证券商的产业形态逐渐丰富,从传统的经纪、投行、自营业务向资管、融资融券、衍生产品、场外交易、境外业务等多元化发展,有效地满足了市场参与者的直接投资和交易需求。

坚持初心和使命,为实体经济发展服务,取得扎实成效。安青松指出,到2020年11月底,直接融资在我国所占比重达到12.6%,以股票、债券为主要形式的直接融资已成为实体经济补充资金和流动性、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有益渠道,间接融资主导的金融体制与资本市场的协同发展态势初步形成。从2008年开始,证券公司为近12万亿元的股票和25万亿元的交易所债券提供保荐服务,为超过13万亿元的上市公司并购重组提供财务顾问服务。

健全制度建设,全面提升合规管理风控水平。安青松说,近30年来,在监管部门、自律组织和证券公司等各方努力下,行业自律机制日趋完善,逐步形成了以证券法等法律为核心,以行政法规为基石,以行业协会、交易所、中国结算等自律机制为补充的制度框架体系。证券商基本构建了有效的合规管理体系。
不断加强信誉管理,履行社会责任的成效得到广泛认可。

证券行业要广泛开展投资者教育活动。到2019年底,已有34家券商建立了国家级投资者教育基地。五年间,101家证券公司在294个国家贫困县开展业务,为贫困地区企业融资2596亿元。当前,证券行业已有274个贫困县实现了脱贫摘帽。在新冠肺炎爆发期间,证券业首次捐款5.3亿多元,承销了104只疫情防控公司债券,筹集资金1057亿元。截止2020年6月,共有54家证券公司设立了120个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资管计划和81个子计划,总投资707.72亿元。

推动企业文化建设,不断培育“合规、诚信、专业、稳健”的企业文化。2019年11月,证券业文化建设动员大会召开,为证券业文化建设指明了方向。证券商围绕“合规、诚信、专业、稳健”的行业文化理念,进一步提炼和形成自己的核心价值,并将其构建嵌入到公司治理、员工管理、风险管理等各个方面。据安青松介绍,截至目前,已有106家券商在协会网站上公布了文化建设工作的推进和落实情况。

加强金融科技应用,提高证券金融服务效率;安青松表示,目前证券业积极运用金融科技提供和优化远程开户、网上交易、智能投顾和智能客服等服务,有效扩大证券服务范围,增强精准服务能力,特别是在这一轮的疫情防控中,金融科技的应用进一步深化。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间,证券行业累计投入的金融科技资金达550亿元。到2019年底,金融科技人才达到13241人,有力保障了产业数字化转型的顺利进行。

对外开放不断深入,跨境金融服务能力明显提高。”证券业主动对标国际资本市场先进经验,完善证券业国际化布局,在与国际一流机构的竞争与合作中,提升跨境服务能力和国际竞争力。”到目前为止,34家证券公司已经获准在境外设立分支机构,15家证券公司实现H股上市,安青松说,我国证券业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日益重要。

建设优质投资银行的四个必然性

安青松表示,要建立规范、透明、开放、充满活力、充满活力的资本市场,就必须建设高质量的投资银行。投行实力的强弱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国家资本市场的发展水平、功能发挥和服务半径。投资银行的优质发展离不开成熟发达的资本市场。投行高质量发展,不仅仅是规模发展,更重要的是精益求精,在支持创新驱动发展上有较高的适应性,在服务双循环新格局中有较强的竞争力,在实践新发展理念上有较好的普惠性,在新的发展阶段应不断加强四个方面的工作。

要坚持为实体经济发展服务的方向。把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主攻方向,主动适应发展的大趋势,更多地依靠创新、创造、创新,贯彻新的发展理念,坚持守正创新,推动证券业优化业务结构,提升服务质量,为经济的创新发展和科技自主创新提供更加多样化的金融工具,努力实现资本、科技和实体经济的高水平循环,努力实现实体经济和居民财富的更高质量和更精准的金融服务。

提高证券商的整体风险管理水平。它不仅要求证券公司建立健全符合自身发展战略的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开展事前、事中和事后风险防范、监督和评估工作,还要求证券公司建立和完善与注册制相适应的责任体系,在培育发行主体、询价定价、保障交易、风险管理、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等方面,形成对发行人质量、发行价格的市场化约束机制,全面加强自身声誉风险管理和声誉资本建设。

提高全业务链投行的服务能力。证券商需要切实树立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更注重各业务线在客户、业务、牌照、资金、风控等方面的整合与协同,围绕保荐、定价、承销三大能力,重塑投行尽职调查、增值服务、研究分析、质量控制等业务逻辑,更注重建立内外资源良性循环机制,加强国际化经营管理能力,建立一体化、全能型、全业务链的现代投资银行,满足客户全方位、全生命周期的投融资需求。

要守正坚定推进证券行业文化建设。从国情和券商实际出发,借鉴国际最佳实践,推动《证券业文化建设十要素》的出台,从理念、组织、行为三个层面,提炼和推广券商文化建设的关键要素,积极推进券商文化建设与公司治理、发展战略、发展方式、行为规范等方面的深度融合,引导文化建设与专业能力建设、人的全面发展、历史文化传承以及对党建活动的要求有机结合,促进券商“软实力”的提升。

助推注册制筑牢第一防线

十一、五计划中提出,要全面推行股票发行注册制。安青松表示,注册制改革是一场系统性、制度性的制度变革,“牵一发而动全身”,不仅要进一步完善审核机制,还需要在发行质量、发行价格等方面配套建立市场化约束机制,中介机构归位尽责是机制设计的重要环节。

确立市场观念。Annison说,投资银行的核心功能是为成长型企业提供增值服务,通过股市来发现企业成长的价格。我国注册制下,要重求新确立资本市场的概念,深入挖掘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价值内涵,加强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企业的价值创造,提高上市公司总量在国民经济中的代表性。

完善责任制度。”注册制下,需要对中介机构、监管机构、市场权责关系进行重新界定,对发行人、投资者和中介机构的利益机制进行重新设计,合理界定会计报表审计责任,对投资银行发行保荐责任进行合理界定,将发行节奏’阀门’交给中介机构,使发行质量把关责任真正落到实处。

巩固价格基础。安青松强调,要把投行业务与“卖方研究”有机结合起来,提高投资价值分析报告的质量和效用,进一步提升在选择优质公司、合理定价、路演推介等方面的专业水平;借鉴国际最佳做法,增加券商通过“自己”渠道配售给“自己”投资者的比例;探索在网上配售机制中建立长期投资者制度等。

健全信披制度。注册制的核心在于信息披露,而充分、有效的信息披露是实施“卖者有责,买者自负”的前提。登记制度下的信息披露理念将从以审核为中心的“免责式”信息披露转变为以投资者价值判断为中心的“精实化”信息披露。这一制度的建立将更加突出了发行人信息披露的第一责任,更加突出了投资者价值判断的需求导向。

自我约束增强市场活力和韧性

实施注册制改革是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创新实践,是推进我国资本市场“放管服”改革的重要举措。安青松表示,在推进市场化的注册制度改革过程中,首先要加强自律,这是减少行政干预的前提和基础;其次,发挥自律管理的预防性监管作用,有利于提升市场活力和韧性。

《新证券法》进一步明确了协会的职能定位,强化了协会的行业自律组织属性,完善了协会的法定职责,为协会履行职能提供了基本遵循和法治保障。安青松表示,为贯彻新证券法有关规定,证监会发布了《意见》,明确了协会“自律、服务、传导”的职责,增强协会的自律管理功能,推动自律管理制度的完善,不断优化自律管理与行政监管的协同配合机制,更好地服务于资本市场治理体系建设和证券业的高质量发展。
安青松强调,注册制改革的关键在于建立一种有效的市场约束机制,其中,中介机构的归位尽责、勤勉尽责、专业负责和忠实履行职责是其核心环节。在加强证券发行、承销和保荐业务自律管理方面,《意见》明确提出了三项工作任务:一是健全和完善网上投资者注册登记制度,压实证券公司核查网上投资者适当性的责任,建立网上投资者报价、申购行为跟踪分析和负面清单惩戒机制;二是加强保荐、承销业务自律管理,探索建立网上投资者适当性考核标准,建立网上投资者报价、申购行为跟踪分析和负面清单惩戒机制;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