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市值蒸发了280亿“眼科茅台”?

股票市值蒸发了280亿“眼科茅台”? 爱尔眼科作为眼科界的“茅台”,深陷“武汉抗疫医师艾芬视网膜脱落”的风波之…

股票市值蒸发了280亿“眼科茅台”?

爱尔眼科作为眼科界的“茅台”,深陷“武汉抗疫医师艾芬视网膜脱落”的风波之中。一月四日,爱尔眼科再次公布了诊断和治疗过程的检查报告,声称艾芬右眼视网膜脱离与这次白内障手术没有直接联系。针对这一情况,《金融投资报》记者致电公司董秘办,其工作人员表示:“这份核实报告确实是公司自己核实的,至于是否有说服力,希望艾芬能和我们一起到有关部门进一步核实。

在二级市场上,爱尔眼科的核查报告并未挽救该公司股价。一月四日,爱尔眼科股价下跌9%,收于8.91%,市值依然蒸发了近280亿元。同时,艾芬医生也在微博上做出了回应,称爱尔眼科集团的核查报告避重就轻,混淆视听,管理混乱,逃避责任。

艾芬最新讲话:核查报告是避重就轻

爱尔眼科此次医疗风波大致如下:2020年12月31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段直指爱尔眼科的视频,视频中称,爱尔眼科医院的不当诊疗导致其右眼视网膜脱离,几乎失明。
根据艾芬的诊断和治疗建议,武汉爱尔眼科医院诊断为白内障,右眼摘除晶状体,右眼人工晶体植入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手术花费约29000元。但是价格不菲的手术并没有使爱芬的视力得到改善,甚至导致右眼视网膜脱离,因此质疑武汉爱尔眼科医院隐瞒视网膜病变问题,夸大晶体植入的效果,延误眼病治疗。就这样一场关于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是否正确诊断和治疗的风波发酵。

一月四日中午,艾芬再次对爱尔眼科的核查报告明确表示,这份核查报告完全是在逃避责任,逃避责任。艾芬在微博上这样表示:“今天只说一点:2020年12月29日,我和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副院长王勇通过电话,王勇在电话里说,在做白内障手术之前,先去检查眼底,但是只去中间眼底,没有去周围,没有发现眼底变性。检查不够彻底,对此深表歉意,并愿意道歉。王勇还表示,若检查彻底,发现了眼底变性,要不要做白内障手术,要看是否有治疗眼底变性的方法。与此同时,艾芬还强调,当时有记者听到,也有录音,是真的,爱尔眼科无法摆脱。

对于这一点,业内人士认为,如果王勇在检查时确实如此,那么该公司的运作就会出现重大漏洞,甚至整个管理系统都是混乱的,爱尔眼科不配被称为眼科界的“茅台”。

因为操作上的诸多漏洞,艾芬也再次发出疑问:眼底是否变性了,很难检查出来?Ephen认为,这也不难,是眼科的常规检查,治疗起来也比较容易。一个普通的操作,到了爱尔眼科那为什么那么“不彻底”?所以有理由怀疑: Elle眼科正在趋利。由于眼底变性的治疗非常便宜,白内障手术花费29,000元。埃芬喊道,要用证据来一一说明,用证据来合理地提出问题。这样做,不为金钱,为真理,为防微杜渐。

不难看出,爱尔眼科此次遭遇的武汉医师视网膜脱落风波并未结束,随后艾芬也将爱尔眼科列入黑名单。
频发的医疗纠纷案件业绩大幅下滑

事实上,这并非爱尔眼科首次发生医疗纠纷。据当地媒体报道,贵州省贵阳市、云南省玉溪市、山西省太原市和甘肃省兰州市等地的爱尔眼科医院均曾因医疗纠纷而被患者告上法庭,并已判决给予相应赔偿。

医疗事故之一:2018年1月16日,患者刘某在辽宁省葫芦岛爱尔眼科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刘某患有孔源性视网膜脱落,经抢救无效,行左眼玻切术,注入硅油晶体植入。5月25日,刘某出院。因为手术后视网膜再次脱离,医院无法及时发现,导致硅油无法取出,失去再治疗的机会。根据葫芦岛市医学会鉴定,刘某属四级伤残,主要责任在医方。经锦州辽希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刘某左眼部外伤属五级伤残,评定为八级伤残。和艾芬的白内障手术一样,在辽宁省葫芦岛爱尔眼科医院,刘某的治疗也涉及晶体植入。

据《财经》记者了解,目前在眼科领域,“晶体”植入手术是一项较为高端的手术。ICL植入术也称为 ICL手术,根据不同平台的报价,价格一般在2-3万元左右。而且,价格的差别通常取决于选择哪种晶体,因为手术和检查费用一般都是固定的,所以,进行“晶体”植入,往往意味着获得较高的利润。

在2020年上半年的新冠疫情背景下,爱尔眼科的业绩出现波动。据统计,2020年上半年爱尔眼科实现营业收入41.64亿元,同比下降12.32%;归母净利润6.76亿元,同比下降2.72%。有鉴于此,业内人士表示,从“动机”来看,爱尔眼科有“热衷于”晶体手术的理由。

从2020年开始,爱尔眼科也开始大量收购。据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4月至7月,爱尔眼科通过并购重组的方式,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资产,并以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募集配套资金,收购了30家医院。内部人士认为,如此多的医院,如果没有足够的门诊量和手术量的支持,作为市值3000亿的大白马,爱尔眼科的股价很有可能会下跌。

四十一亿商誉压顶渠道下沉能赚钱吗?

自从爱尔眼科一次收购了这么多医院,商誉也大幅增加。2020财年第三季度,爱尔眼科公司的商誉总额为41.2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4.88亿元。是否有如此大的商誉危机?

艾尔眼科的董秘吴士君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叫“不要将商誉妖魔化”。本文认为,“财务上出现商誉减值,根本原因在于对并购项目的整合能力和驾驭水平出现问题,上市公司没有金刚钻,别抱着侥幸心理”,爱尔眼科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爱尔眼科是有信心把握住41亿元的商誉,不会让它大跌眼镜。但是现实也许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上半年,爱尔眼科分别收购了阿迪亚爱尔、银川爱尔、西宁爱尔、百色爱尔、大同爱尔等多家眼科医院的股权。《财经报》记者观察到,大多数被收购的医院位于三四线城市。业内人士认为,渠道下沉虽是好事,能让偏远地区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能否盈利?

交易所还注意到爱尔眼科并购案,要求其披露股权结构,以及部分医院是否存在关联方资金拆借、实际控制人占用公司资金等情况。实际上,到2016年年底,爱尔眼科就已经发布了24亿元的增资计划,增资计划中提到,“爱尔眼科的医院规模和数量将在长期内保持快速增长,在目前已经基本完成中心城市、省会城市布局的基础上,未来还会加快覆盖地市级和县级。这就是说,爱尔眼科在人口集中,消费能力强的中心城市和省会城市的发展情况差不多,只有进军三四线城市才行。

业内人士认为,三四线城市消费能力有限。看起来,收购30家医院后,爱尔眼科将在2020年第三季度恢复盈利。但是这种表现能维持多久,谁也不敢保证。不过,爱尔眼科2017年发行的增发计划中,董监高却一个劲地减持,其中有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韩忠,董事会秘书吴士君,爱尔眼科副总经理郭宏伟等。

三、四线城市扩张计划尚未启动,董监高开始减持,公司前景可想而知?《金融投资报》记者也将对爱尔眼科能否顺利在三四线城市扩张进行跟踪报道。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