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诉的红牛中国?超市货架上的红牛会被“泰国红牛”取代吗?正式回应

败诉的红牛中国?超级市场货架上的红牛会被“泰国红牛”取代吗?正式回应 2023年伊始,国内饮料市场传出重磅消息…

败诉的红牛中国?超级市场货架上的红牛会被“泰国红牛”取代吗?正式回应

2023年伊始,国内饮料市场传出重磅消息,围绕红牛商标之争耗时数年之久,终于有了更为明确的法律进展。在再次败诉后,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牛中国”)认定“红牛系列”商标归属于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T. C.Phanna-ceutical Industries Co., Ltd.,以下简称“泰国天丝”)。与此同时,法院表示不会采用“50年期限协议”,这是红牛中国的最大杀手锏。

一月六日午间,红牛中国官方在其官网上回应称,泰国天丝对二审判决的认定内容有断章取义之嫌,并故意隐瞒泰国天丝与华彬集团已就“95年合资合同”进行过国际仲裁,并在媒体上大肆误导公众。

这一二审判决不是双方法律关系的最终结果。在回应中,红牛中国重申其主要立场,即与泰国天丝在50年时间内保持着合作关系,并针对泰国天丝目前的立场和做法,谴责其“不守信用”,“撕毁合同”,以及“卡脖子、摘桃子”,这些都不属于法律保护范围。另外,红牛中国也坚称,“红牛系列商标”是该合资企业的资产,并表示,该纠纷已由华彬股东提起国际仲裁。

红牛中国提出的诉讼请求包括:1.确认红牛中国享有其所有人的“红牛系列商标”合法权益;2.判决泰国天丝支付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广告宣传费用共计37.53亿元。上述两项要求均被驳回。

二、红牛中国一方强调,“二审判决并未涉及红牛中国与泰国天丝等四方签订的1995年11月10日的《协议书》(50年协议),而这一争议目前还在另一法院审理中。最高法院的这一裁决,对50年合同的表述是“在二审期间,红牛公司提交了1995年11月10日签订的、50年有效的协议书,本院没有采纳,而红牛公司就此协议提起的其他诉讼,与本案无关。”

红牛中国能否继续保留红牛商标的使用呢?虽然还没有明确的答案,但“五十年所有权归属”是关键和最核心的争议焦点。然而,除了在中国推出红牛安奈吉以及进口泰国红牛维他命风味饮料,泰国天丝在中国的落地计划也在正常推进。

作为红牛维他命功能饮料的最大罐装商,奥瑞金上市公司力挺红牛。

泰国天丝的红牛商标最终被判无效

红牛中国提出上诉。

据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法)发布的一份民事判决书,2020年12月21日,最高法院做出终审判决,驳回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牛中国)关于红牛系列商标权利归属主张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中,针对红牛中国依法享有红牛系列商标所有人的合法权益,“不予支持”的判决结果,并认定红牛系列商标归属于泰国天丝这一事实。

这一最终裁决随即引起红牛中国一方的强烈“抗议”,红牛中国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说,“在一审判决的错误基础上,二审法院仍未能明确泰国天丝与红牛中国之间在合同签订和合作过程中所约定的权利和义务,以及在此基础上产生的商标等权益关系,维持了一审判决。“红牛中国将谨慎地研判二审判决,并将采取一切可能的法律救济措施,包括申请再审和提起抗诉,以维护其合法权益。”

但对于这一点,法律专业人士表示了一定的担忧。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荣宽律师分析说,最高法的判决在我国民事诉讼中本身就具有示范作用,同时,基于数据统计,对最高法再审和抗诉的成功率很低。另外,根据本案系二审判决,在事实和证据的认定以及法律逻辑的严密性方面具有相当坚实的基础,而且根据司法实践,被推翻的可能性也不大。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红牛中国背后股东认定、公司分红和公司生存等核心法律争议,明朗的结局仍未出现,仍需等待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国际商事法庭的最终裁决。

当事人之间诉讼的核心争议在于

红牛商标权属问题

源自股东分红异议,演变为商标授权期限、合资企业经营合法性等诸多方面的法律纠纷,围绕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的这场股东“世纪之战”已经进行了五年。而且这一轮诉讼的核心争议是红牛系列商标的所有权问题。

鉴于红牛中国的起诉和上诉,它要求法院确认其拥有“红牛系列商标”的所有人的合法权益,如果该商标没有得到确认,则确认该商标为红牛中国和泰国天丝共同所有。

但是,在泰国天丝公司看来,作为红牛饮料的创始发明者,它一直独立拥有红牛系列商标的所有权,而红牛中国只是在过去的合同期间才获得了使用许可。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2018)京民初166号)时,驳回了红牛中国的有关诉讼请求,对此红牛中国不服,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2020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对此案立案,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审理。

最后,最高法院最终驳回了红牛中国的上诉,裁定红牛系列商标归泰国天丝所有。

判决表明,泰国天丝提供红牛饮料的配方、工艺、商标是有期限的提供,是“许可使用”而非“转让”。另外,由于商标是与配方、技术工艺等知识产权一起提供的,因此应根据同样的原则和标准加以解释——技术配方的提供者,即泰国天丝,仍保留着对技术和配方的控制,同理,它也保留着对商标的控制。

但从双方履行行为来看,由于泰国天丝与红牛中国自1996年至2016年就涉案商标签订了多份商标许可使用合同,其中有明确的条款确认泰国天丝对注册商标的所有权,而且红牛中国已按约支付了商标许可使用费,因此上述证据足以证明许可合同已得到充分有效的履行。

该判决还提到,在红牛中国和泰国天丝之间长达二十年的商标许可使用关系中,红牛中国没有对商标权利归属提出异议,而是反复做出尊重泰国天丝商标权的保护决定。另外,红牛中国不仅以商标使用人的名义进行过维权,而且还曾以商标使用人的名义向法院提起过商标许可使用合同诉讼。

对于这一点,最高法认定,泰国天丝和红牛中国就涉案商标曾有长期的许可使用关系。所以,红牛中国所主张的相关商标归属于红牛中国,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最高法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认定双方之间存在许可使用关系,没有任何不当。

但就一审程序而言,最高法认为,“红牛中国”的诉讼请求既没有数量上的变化,也没有法律关系上的实质变化,不构成民事诉讼法变更的情形。因此,红牛中国的相关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最高法同样不予支持,并予以驳回。

中国会不会消失呢?”50年合同所有权”是关键

红牛中国能否继续保留红牛商标?仍然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为了应对自己不利的最终结果,红牛中国方面强调了另一件事,即“二审判决并未涉及红牛中国与泰国天丝等四方签订的《协议书》(50年协议),而该《协议书》的争议仍在其他法院的另案审理中”。

值得一提的是,在红牛中国的起诉和上诉中,“95年合资企业合同”和多方签署的“50年有效期协议”(以下称50年协议)成为主要依据。通过对双方的其他核心案例进行梳理,记者发现,这两份文件同样是红牛中国自认有权继续在国内合法生产经营红牛饮料的主要依据。如双方确认授权协议的有效期为50年,红牛中国仍有权继续使用“红牛系列商标”。

据报道,泰国天丝方面称,与红牛中国的商标许可协议已于2016年10月6日到期,红牛中国目前生产、销售红牛产品构成侵权。

根据红牛中国在诉讼中的辩论口径,为在中国生产和经营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1995年,泰国天丝与中国深圳中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食品工业总公司及红牛维生素饮料(泰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牛泰国)签署了《95年合资合同》,并根据《合资合同》约定共同投资设立红牛中国,红牛中国应享有红牛品牌所有人的合法权益。

最高法院的最终裁决显示,红牛中国提交的“50年协议”没有被采纳,而红牛中国就该协议提起的其他诉讼与本案无关。

但是,关于上述合同和协议的效力等问题,同样需要等待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国际商事法庭的最后裁决。

与对簿公堂相比,红牛中国和泰国天丝在实际的贸易战争中,更是势均力敌。中国红牛严防死守,泰国天丝更是动荡不安。将红牛安奈吉和泰国红牛维他命调味饮料在中国上市,直击红牛中国市场。根据经济观察网,泰国天丝中国落地项目正在正常推进,例如,该集团于2020年9月宣布,未来三年在中国的投资总额将达到10.6亿元人民币,其中包括在北京市怀柔区新建工厂。此外,2020年9月,天丝集团还与养元饮品签署合作协议,将6个核桃一手打造成大型养元饮品,负责泰国天丝旗下红牛安奈吉饮料长江以北市场的运作。

大型客户丢掉商标,罐头商奥瑞金依然力挺

奥瑞金(002701, SZ)作为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的最大罐头商,与红牛中国可谓“互为依存”。与泰国天丝持续多年的法律纠纷、红牛中国最近的一起败诉也引起了业内对奥瑞金的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最高法上诉的判决,无疑巩固了泰国天丝对红牛系列商标提出的各种权利主张,这或许也使红牛中国在围绕商标授权的诉讼中变得更为被动。

大门失火,鱼池又何妨?记者梳理发现,作为红牛中国最大的罐装企业,奥瑞金与红牛中国饮料合作已有20多年历史,是红牛中国的核心供应商。根据奥瑞金此前披露的数据,2019年红牛中国罐装产品的采购比例约为95%。

据奥瑞金最近几年的债券评级报告,在2017-2019年期间,公司来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到了营业收入的76%,71.46%,73.74%。主要客户红牛中国的销售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9.68%,59.10%,57.18%。

所以,对于上述诉讼进展,奥瑞金在1月5日晚间发布的公告中透露了裁决的影响。Orrgin说,在红牛系列商标权属的判决案件中,公司来自于当事人一方,公司客户红牛中国的销售额占很大比例,与红牛商标有关的系列诉讼的进展可能对公司业务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就上述判决结果是否对红牛维他命功能饮料的生产、销售产生影响,以及是否会影响到双方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的执行等相关事项进行了咨询。

对此,红牛中国回应说:“判决结果对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的生产、销售并无实际影响。这一裁决并不影响双方之间《战略合作协议》和相关采购协议的执行,奥瑞金公司应继续按照《战略合作协议》和相关采购协议向红牛中国供应产品,并继续与红牛中国计划的扩张相配合。

Orrgan的员工也表示,“不会有影响。这起诉讼并不是(红牛中国与泰国天丝)最核心的一起诉讼,而是关于‘地契50年’的问题。而两年来双方大大小小的官司,其实都有胜负之分,有些已经开庭,有些还没有开庭,这只是其中之一,并非最关键的”。

另外,关于与红牛中国的业务合作的现状和前景,该名员工表示:“上个月,我们还在辽宁建立了一个工厂,就是给红牛中国做罐头食品。(红牛中国)如果对这一事件没有如此高的信心,(奥瑞金)就不会再去新建工厂,对不对?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