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团购卖菜的“百团大战”—十多家平台抢一位团长

近来已经有十多个平台在游说我让他们当“领导”。在武汉东湖高新区,徐文娟担任社区团购平台美食团团长,手握近200…

近来已经有十多个平台在游说我让他们当“领导”。在武汉东湖高新区,徐文娟担任社区团购平台美食团团长,手握近200名顾客资源,高峰期一单就相当于空一家中型超市。


今天,徐文娟每天都要从社区团购平台上筛选一些物美价廉的商品推荐给群成员:52元两斤的基围虾,0.99元一斤的豆芽菜,1.98元两斤的土豆……这些商品在群发群中经常被抢光。
与一对一的电子商务相比,社区团购操作模式更轻巧,更贴近用户需求,成本低,效率高。日益增多的互联网巨头纷纷推出生鲜社区团购业务,像徐文娟这样的团购负责人成为各路争夺战的“香饽饽”。
由自救到救人
中午2时,在东湖高新区清水源区一期2栋楼前,徐文娟正对照4页订单单,将各种新鲜蔬菜一一分装,然后告知邻居到这里来取货。
他说:“最初与社区团购联系只是为了‘自救’。想起今年新冠病暴发期间纷繁复杂的事情和紧张的情绪,徐文娟记忆犹新。
一月二十三日,原本打算回家过年的徐文娟一家,因封城被困武汉。家的米缸见底了,冰箱里也没有囤积什么食材;出不了小区大门,买外卖买腿费又涨到100元一次,买菜成了一件难事。在小区业主群中,越来越多的居民也像她一样为买菜而烦恼。
偶然的,徐文娟接触到社区团购平台,从此开始了自己的“团购”生活。暴发期间,每天早上,徐文娟都会收集邻居的采购需求,把需求分类整理成表格,晚上一到秒杀时间就为大家抢购。次日,接到平台发来的到货通知后,徐文娟立即换上专用外衣,戴上口罩和手套,前往小区门口取货,与志愿者一同分装。各户分配完毕后,再通知邻户分批到小区篮球场自助取货。
本该是一份因疫情而孕育的工作,徐文娟却意外地收获了邻居的信任。武汉市解封后,已经驾轻就熟社区团购流程的徐文娟便正式当上了“团长”。
尽管武汉封锁早已解除,但经过一场暴发,社区团购的消费方式已经悄然在武汉扎根。徐文娟表示,高峰时期,徐文娟的团购群一次就能“搬空”一家中等规模的超市,团购人员每月的佣金分成可达七千元。「如洪山区的锦绣龙城、武昌区的百瑞景,年青人多的小区,一天的订单量可维持在150~200单,以每单10%的佣金分成计算,团长的月收入可轻松过万」。
巨人进军社区
异军突起的社区团购市场,吸引了巨头入局。
苏宁去年首次推出社区团购业务“苏宁团购”。
大量的巨头公司今年也同时进入。六月,滴滴打造的社区团购品牌“橙心优选”上线,已先后进驻四川、绵阳、内江、重庆市等地。九月十一日,滴滴宣布,橙心优选在川渝地区超过每日订单50万单。
今年初7月7日,美团发布了组织调整公告,宣布将成立优选事业部,进入社区团购赛道,由美团高级副总裁,S-team高级管理层陈亮负责。
八月份,拼多多旗下的社区团购项目“拼多多购买菜品”在武汉、南昌等城市上线,小程序“拼多多购买菜品”也已经上线。
九月,阿里宣布成立盒马优选事业部,进军社区团购领域。
除直接经营外,还有一些企业选择投资进入这个领域。阿里投资了 Coinbase,腾讯投资则兴盛优选。十一月三十日,C荟团宣布完成1.96亿美元(约合12.9亿人民币)的C3轮融资。
“美团从7月初就开始运营,”在11月30日举行的美团第三季度业绩电话会议上,美团创始人王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只过了一个季度,就有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这个市场。
同一天京东高管早间会议上,创始人刘强东提出要亲自下场,带领京东打好社区团购战。据媒体报道,京东计划推出的社区团购项目是“京东优选”。
巨无霸蜂拥而至,以社区团购的巨大市场。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上半年中国社区团购产业专题研究报告》显示,受疫情影响,2020年社区团购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720亿元,市场规模迅速扩大。中国社区团购市场规模预计将在2022年达到千亿元。
与此同时,社区团购这一业务也帮助网络公司开拓了市场。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资深分析师莫岱青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的暴发给了社区团购发展的机会,同时也加速了用户的成长。这是生活板块中的一个重要拼图,在占领一二线城市的同时,能更好的打通下沉市场。
争斗中的团长
”“普通用户的新习惯只需21天就能养成。三个多月的封城期,这意味着武汉拥有了巨大的无需培育的用户基数,争夺社区团购市场份额不去武汉去哪里?“七种美味”武汉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食享会”自2016年开始涉足社区团购业务,该公司总经理黄志华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此前该平台只覆盖武汉60个社区,在暴发爆发后,该数据已达6000家。然而,最近由于互联网巨头的加入,这个数字又降到了3000多个。
“互联网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线上流量见顶,国内互联网巨头希望回归线下维持用户增长,而线下入口则绕不开社区。而在社区团购中,团长是连接平台和客户的枢纽,黄志华说,可以说“得社区者得离线,得团者得社区”。
社区团购领头羊之争的激烈,徐文娟有亲身经历。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她对记者表示,饿了么、美团、拼多多,甚至滴滴的员工最近都来找她开团,各种团购平台的邀请电话更是接二连三。
有些新开的团购平台主要是通过秒杀和特价菜品来吸引顾客。徐文娟货比三家,最终新开的美团优选团购,一方面是商品补贴力度很大,在超市卖丑橘时,8元一斤,团购时,3元一斤;另外,团购时的佣金也很高,最高可达25%。
也有一些领导,像徐文娟,被这个新平台吸引来开团。为稳赚不赔,社区团购的老玩家也纷纷推出一系列对策。例如食享会对销售额超过10万元的团长给予7500元奖励,并与优秀团长合作开设线下连锁店,同时差异化地安排引流商品,吸引团长保持开团热度。
不管是想要保住自己的市场份额,那些在流量市场上大显身手的互联网巨头们,实际上已经瓜分了社区团购领域老玩家的一部分。
黄志华透露,食享会原计划开设10000家线下门店的目标已被压缩至仅有1000家;原有的全国布点也被缩减到了深入江苏、浙江、江西和湖北四个省市;今年的 GMV (总成交额)预计将达到35亿~40亿元左右,“如果不是因为互联网巨头的介入,这个数字可以扩大4~5倍”。
尽管如此,长期关注社区团购的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巨头如果只是靠打价格战来引流,是难以持久的,社区电商要想长远发展,还需要消费者、供应商、门店、物流四轮驱动,“合理的价格、稳定的质量、优质的服务才能长久”。
但是,社区团购是一个非常注重线下体验的行业,对于互联网巨头来说也是一个挑战。
某社区团购从业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线下社区团购的工作量很大,包括供应链的建立、物流配送、招募领队、售后等多个环节。比如在构建供应链的过程中,需要寻找源头供应商,这是社区团购平台解决价格和库存问题的关键环节。
来源供应商才是关键。这位从业人员表示,“如果源头供应商能够直接对接,不仅可以控制商品的质量,还可以控制价格。即便(社区团购)平台不能消化这么多库存,来源供应商也有其他渠道消化这些库存,比如餐馆,二级批发商。
他表示,直接和供应商建立合作并不容易,“线下行业的水很深”。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