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对美元升值考验出口企业锁定风险的智慧

人民币对美元升值考验出口企业锁定风险的智慧 人民币兑美元在开年首日最高升值超过770个基点,此后在1月5日早盘…

人民币对美元升值考验出口企业锁定风险的智慧

人民币兑美元在开年首日最高升值超过770个基点,此后在1月5日早盘曾一度飙升超过300个基点,之后又有所回调,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于1月5日16:30收于6.4640,与前一个交易日基本持平,离岸人民币汇率上升60多个基点,接近6.44,而之前是上升到6.41。

汇市的强势,也将1月5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推高至6.4760,创2018年6月21日以来新高。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当天人民币中间价上涨了648个基点,但与1月4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为16:30的收盘价相比,仍差132个基点。中介价明显高于前一交易日收盘价,这给不愿继续单边大幅升值的中国银行(港股03988)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这释放了一个信号,即不想让汇率继续大幅升值,希望汇率保持稳定。

许多受访的分析师认为,自去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涨幅与美元指数的跌幅相当,而且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预期将继续走强,因为美元在未来仍将保持弱势。这种变化趋势将考验出口型企业控制汇率风险的能力,建议通过转换订单结算货币类型、套期保值等手段锁定汇率波动风险。与此同时,企业也要把握时机逢高结汇。

为何人民币在新的一年强势?

新年伊始,中国金融资产迎来“开门红”,不仅A股飘红,人民币汇率也不例外。人民币兑美元在开年第一个交易日一度冲高超过770个基点,此后在1月5日继续走强。虽然当日人民币经历了一波大跌,但离岸汇价仍然接近6.44。

货币升值的幅度之大令人吃惊。中国银行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去年下半年人民币继续升值,主要是受到多种利空因素的共振,利空因素较多,今年以来,利空因素依然存在,使人民币汇率惯性地走高。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1月4日人民币兑美元大幅上扬之际,当日美元指数一度跌破89.5,创2018年4月以来新低。也有观点认为,人民币汇率的大幅升值主要是受美元指数的走软影响。

然而,王有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开年人民币汇率的快速上涨更多地是受国内因素和市场情绪的推动,而不是受外部美元指数的修正。具体地说,1月4日,人民币即期汇率比前一交易日升值1.2%,而美元指数当日仅微跌0.09%,因此,美元指数的下跌无法解释2021年开年人民币汇率的快速上涨。

王有鑫认为,人民币汇率的快速升值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一是人民币看涨情绪的集中释放。一月四日,六大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优化跨境人民币政策支持稳外贸、稳外资的通知》,进一步扩大跨境人民币使用范围,简化跨境人民币结算程序,简化操作便利,这一举措有利于吸引跨境资本流入,进一步增强市场对人民币的看涨情绪,推动人民币迅速升值。第二,近期 RCEP、中欧投资协定等多边框架的签署,显著改善了中国的外部发展环境,有利于促进跨境贸易投资,进一步增强了市场对中国经济稳定发展和人民币升值的信心。第三,从全球防控疫情来看,欧美等发达经济体近期疫情频发,经济复苏进程大大延缓,中国经济2021年仍将一枝独秀,支撑人民币信心。

以美元计价的指数具有很大的影响力

就去年全年而言,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涨势与美元指数的跌势相当,说明美元价格的波动仍然是决定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主要因素。

”他表示,去年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上涨了6.9%,而美元指数则下跌了6.7%,这两种情况大致相同。因此,如果美元指数在未来继续走软,也有可能推动人民币升值,”管涛说。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12月31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发布了《关于调整 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货币篮子权重的公告》,以2019年度贸易数据作为权重,对 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货币篮子权重进行重新调整,这是自2017年以来第三次调整。这次 CFETS货币权重的调整基本上符合贸易额权重的调整方向,欧元、澳元、马来西亚林吉特、沙特里亚尔等权重上升,美元、韩元、日元等权重下降,使货币篮子与贸易结构的匹配程度有所加强。

关于美元指数的前景,市场普遍认为美元已经进入疲软的熊市之中。对美元而言,王有鑫表示,考虑到美国暴发疫情反复恶化、经济持续复苏、非常规的财政货币化周期以及全球“东升西降”的政经格局,很明显已经进入了下滑周期。长远来看,美元下跌是大势所趋,符合美国经济,贸易,投资比例的全球下降趋势。
自2020年代初以来,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全球支付等领域的使用率持续下滑,日本、中国等主要美债持有者也不断抛售美债。所以,在未来3~5年,美元指数有可能回到2014年左右的水平,完成这轮升降循环的转换,”王有鑫说。

然而,美元走软的过程并不是直线下降的。在王有鑫看来,这是一个逐步调整的过程,目前美元的国际使用基础仍在,在全球债券、贷款、外汇交易等领域仍占主导地位,短期内这一基础不会完全逆转,在长期下跌过程中,美元也存在着逐步回升的可能。

重要的是出口企业结算币种的多样化

对出口企业而言,随着未来汇率波动性增大,对汇率风险控制的要求无疑会进一步提高。

事实上,企业有很多方法来降低和规避汇率波动带来的风险。管涛表示,企业除了积极通过远期结汇、期权交易等方式规避汇率风险外,还可选择人民币计价结算或适当的外币计价结算,而不是过度依赖美元结算。

这一轮人民币兑美元升值主要反映出美元走弱的影响,尽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去年6月到12月之间累积了近10%的涨幅,但同期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口径的人民币汇率指数仅上涨2.7%。根据国内银行间市场24种人民币外币交易的中间价计算,去年全年人民币对欧元、澳大利亚元、新西兰元、瑞士法郎、丹麦克朗、瑞典克朗等6种外币的汇率仍出现下滑。在这些货币中,欧元、瑞士法郎和瑞典克朗占据了近2/3的比重,美元指数六大主要货币中,人民币对这三种货币的汇率去年分别下跌了2.6%、2.7%和6.3%。

管涛表示,企业进行跨境外汇结算时采用多种币种非常重要。尽管美元指数今年预计将继续走低,但对欧元、日元、英镑、加元、瑞典克朗、瑞士法郎等六大主要货币仍出现下跌。如果这类货币对美元的升值幅度大于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幅度,那么选择这类货币进行外贸出口计价结算,也可以避免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带来的风险。与去年不同的是,今年企业选择对账货币的成功几率为一半。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