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遭“套牢”中小独立基金销售机构何去何从

“头效应”突出的背景下,中小型独立基金销售机构发展受阻。今日独立基金销售机构遭遇基金公司终止合作重现,12月1…


“头效应”突出的背景下,中小型独立基金销售机构发展受阻。今日独立基金销售机构遭遇基金公司终止合作重现,12月15日,中邮创业基金发布公告称,将于12月18日起,终止其与深圳盈信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成都华羿恒信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基金公司”)、泰诚财富基金销售(大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基金公司”)、浙江金观诚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基金公司”)的合作销售关系。

当天,华安基金还发布公告,宣布终止泰诚财富、成都华羿恒信、浙江金观诚等基金公司旗下基金的销售业务。此外,华商基金、东方基金也纷纷宣布,终止泰诚财富在该基金的相关销售业务。

对此,部分公募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独家透露,发布相关公告的主要原因是公司接到相关窗口通知,要求与上述基金代销机构终止合作。与此同时,沪上一家基金公司的市场部人士表示,由于部分基金代销机构受到监管处罚,因此公司决定终止与此类机构的合作。

比如,大连证监局官网今年12月发布的公告显示,泰诚财富在销售私募基金过程中,因参与人数多、金额大,累计违规人数超过200人,造成严重社会不良影响,因此大连证监局决定公开谴责泰诚财富实际控制人林卓。而且之前在十月,大连证监局也曾对泰诚财富相关违规行为进行公开谴责。

金融评论员郭施亮分析,基金公司终止合作一方面要考虑监管风险因素,另一方面也要考虑代销成本。涉及证券业从业人员因违法代销等情形,可能面临警告或罚单等处罚,直接或间接增加成本、处罚成本及监管成本等因素都是必须考虑的因素。

实际上,自今年下半年以来,已经有九泰基金、万家基金、银华基金等数十家基金公司宣布与部分基金代销机构终止合作关系。

其中,大泰金石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泰金石”)首当其冲,被多家基金公司“抢走”。几名公司内部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由于大泰金石受到监管处罚,因此公司决定终止与大泰金石的合作。另外,也有业界人士表示,这也与相关代销机构自身销售能力较弱、存在一定隐患有关。

为什么大多数基金公司会选择在今年这个时候,集中宣布与部分基金代销机构终止合作关系呢?据北京一家大型公营机构内部人士透露,或者因为今年监管加强,所以对基金代销机构的监管也更加严格。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监管机构也要求基金公司终止与一些不符合条件的公司的合作。一位资深市场人士则认为,在目前的100多家第三方机构中,只有少数是真正的大公司。若小型第三方机构无法解决当前乱收费问题,也难以吸引投资者。

一家中型公募基金经理表示,互联网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一方面,基金代销机构新规实施后,日均持有量已成为衡量独立基金销售机构的一项指标,甚至会导致一些中小型机构被迫注销牌照,如果基金公司不提前对其进行风险控制,对合作机构进行甄别,就可能会影响少数通过相关第三方购买的基金,这既与持有者的利益有关,又与基金公司的口碑有关。另外一方面,目前基金公司通过代销机构也不只是走量需求,还将扩大到营销宣传、投资者教育等方面,一家缺乏能力满足这些需求的第三方机构,很难在销量上有明显提高,很容易被边缘化。

以上所提到的基金代销机构新规,就是为今年10月起正式实施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下称《办法》)。

该办法明确规定,基金销售机构的经营许可证自颁发之日起,有效期为三年;符合有关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有效期可以延续,每次延续有效期为三年。并要求除部分基础展业条件不具备外,公募基金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的非货基销售日均持有额低于5亿元也成为一项考虑指标。

换句话来说,基金代销牌照不再是独立基金销售机构的“金字招牌”,新规出台后,这一行业至多每三年就会经历一次洗牌。因此,中小规模的独立基金销售机构如何在大浪淘沙中求生存、求发展?

据北京一位基金研究人士认为,传统的独立基金销售机构应该不断地向客户提供更多有价值的信息,这样才有希望得到客户的进一步认可。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基金代销行业目前的马太效应也越来越明显。一位公营从业人士则坦言,可以借鉴目前一些大型独立基金销售机构的运作模式,即不仅限于销售基金产品。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