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改革委:对劣质疫苗、网络诈骗、非法集资等严重失信行为不予信用修复

十二月二十五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金融信用建设司司长陈洪宛在国务院关于完善失信约束机制健全社会信用体系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说,对于特别严重失信行为,如网络诈骗、非法集资、劣质疫苗等,造成无法弥补的不良影响,将不予信用修复。

发展改革委:对劣质疫苗、网络诈骗、非法集资等严重失信行为不予信用修复

十二月二十五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金融信用建设司司长陈洪宛在国务院关于完善失信约束机制健全社会信用体系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说,对于特别严重失信行为,如网络诈骗、非法集资、劣质疫苗等,造成无法弥补的不良影响,将不予信用修复。


规范完善失信行为惩戒等指导意见内容

国新办副主任连维良表示,《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完善失信约束制度构建诚信建设长效机制的指导意见》的出台,是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的重要标志性文件,对于促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法治化、规范化具有重要意义。

当前,信用法规体系建设有条不紊地推进;统一的社会信用代码全面覆盖,实现“一照一码”;信用信息共享水平显著提高,信用承诺、告知承诺制得到广泛应用,支撑了审批时间的大幅缩短;支持了中小企业融资服务,贷款规模大幅增长;深入推进信用分级分类监管,对失信行为零容忍,对失信者重拳出击,监管效能显著提高。

该指南要求,按照依法依规、权益保障、审慎适度、清单管理的总体思路,进一步规范和健全失信行为的认定、记录、归集、共享、公开,规范和完善失信惩戒、信用修复等机制。

第一,科学确定信贷措施的适用范围。要在公共信用信息中明确具体的失信行为,在严重失信主体名单上设置失信惩戒措施,必须严格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文件和法律法规的规定。对信用信息实行目录管理,对失信行为实施清单管理。对失信行为的认定,必须以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书为依据。

第二,规范信用信息公开的范围和程序;在何种范围内信用信息的共享与公开应坚持合法、必要的原则,并在编制目录时一并明确。

第三,规范严重失信主体名单的认定标准。严格限制对严重危害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严重破坏市场公平竞争秩序和社会正常秩序,拒不履行法定义务,严重影响司法和行政机关公信力,拒不履行国防义务的责任主体的限制,不能随意扩大范围。明确的认定应严格执行程序。

第四,依法依规开展失信惩戒,确保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对于失信主体实施减损权益或增加义务的惩戒,要以失信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做到轻重适度,不得随意增加或加重惩戒内容,不得要求金融机构、信用服务机构、行业协会商会、新闻媒体等进行惩戒。

第五,建立有利于自我纠正的信用修复机制。失信主体按要求改正失信行为,除法律、法规另有规定外,可申请信用修复。合格后,有关部门和单位应按规定及时将失信名单移出。

第六,加强信息安全与隐私保护。加强信用信息查询的权限和程序,严肃查处泄露、篡改、毁损、盗用信用信息或利用信用信息谋私的行为,严厉打击非法采集、出售信用信息的行为。

“信用修复是我国构建社会信用体系的一项十分重要的基础性制度。目前社会很关心的几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您所说的一些企业非主观故意违法行为被纠正后,这些失信信息能否退出公示。第二,一些非主观故意的失信行为已经被纠正,可以移出“黑名单”。第三,一些失信行为被记录在信用记录中,这种不良信用信息在什么情况下可以被屏蔽或删除。作为回应,财政、金融和信用建设部门正在牵头完善这一制度。

整顿信用应严格依法进行

国发办财政金融信用建设司司长陈洪宛表示,关于严重失信主体名单的移出,《指导意见》要求,在对严重失信主体名单进行认定时,应当告知当事人移出的条件和程序。当前,海关、法院、税务等部门已建立严重失信主体退出机制。

对失信信息不予公示,在依法依规公示失信信息的基础上,市场主体整改完毕后,可申请缩短公示期限。目前,我国正抓紧建立相应的法规体系,并在实践中不断完善。

在对失信信息进行屏蔽或删除的情况下,《征信业管理条例》规定,个人不良信息的保存期限为自改正之日起五年,对逾期未改正的,应予以删除。当前,有关地区和领域的公共信用信息在保存期间大多也参照了这一规定,相关制度建设也在加快推进。

必须指出,信用修复的基本前提是彻底纠正失信行为,消除不良影响。然而,对于一些特别严重的失信行为,按照规定无法挽回的不良影响,如网络诈骗、非法集资、劣质疫苗等,如果随便撤销公示、删除记录,公众就查不到历史信息,这是对受害者的不负责,对社会公众的不负责。与此同时,失信成本过低,不痛快,对其他市场主体没有起到应有的警示作用。

其次,要根据《指导意见》的要求,研究制定信用修复的管理办法,进一步明确和完善信用修复的具体条件和程序,不断健全信用修复机制,更好地引导失信主体主动自新,重塑信用。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