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是香港的未来!受到冲击的香港经济,如何搭上国家经济发展的快车?

大陆是香港的未来!受到冲击的香港经济,如何搭上国家经济发展的快车? 第一,香港和内地经济在表现上存在巨大的反差…

大陆是香港的未来!受到冲击的香港经济,如何搭上国家经济发展的快车?

第一,香港和内地经济在表现上存在巨大的反差。首先,香港的疫情控制不如内地那么好,不像内地那样一刀切;其次,社会活动的影响也加深了经济的负增长。

二、香港金融业,尤其是证券业受冲击不大,亏损也有,但受益更多。依靠人口流动的航空旅游行业,可以说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病毒变异是明年全球范围内暴发的一个很大的不确定性因素,香港市民也应更自觉地将暴发控制在可控范围内,才能争取尽早跟上内地和深圳和广东的通关。所以人都来了,然后经济开始复苏。

第四,香港经济的未来,还是在内地,年轻人应该加强对内地的了解,可以主动到粤港澳大湾区,或者更广的内地去寻找自己的就业机会,这是香港年轻人的未来。

香港一直是外循环的中枢,尽量保持内地外循环和超级中枢这样的位置,同时又有新的发展机会,融入内循环的进程,这样就有了新的增长点。

观众朋友们你们好,凤凰网香港!回首2020年,“抗疫”二字成为主旋律,全球新冠状病毒确诊病例超过7800万,死亡人数超过170万。数不清的家庭忧心忡忡,全球经济深陷衰退,香港经济出现负增长。然而,新冠状疫苗的出现也给我们带来了希望,人类这场无硝烟的战争即将取得胜利。而且香港将如何摆脱疫情重创的经济低迷环境,搭上国家经济快速发展的快车?有关主题,今日陈笺请来中信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廖群博士共同探讨。

香港经济“受挫”

《凤凰网香港》陈笺:廖博士,香港疾病爆发后出现“第四波”,至今仍未得到很好控制,经济陷入衰退,上半年和下半年 GDP均出现9%左右的负增长,第三季度虽然缩小至3.4%,但全年应该会出现负增长。为什麽香港的经济表现要比内地差得多?

廖群:香港的经济,如果说两年前和今年结合起来看的话,我形容它为“雪上加霜”。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一场社会运动已对香港经济造成重大打击,香港经济在今年下半年陷入衰退。那今年的社会运动应该说总体上已经是得到了基本控制,尤其是港口国安法的颁布,应该说目前社会还是基本稳定的。因此,今年香港经济仍以暴发为主,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济不相上下。

与内地经济相比,香港经济主要在第一季度下降了6.8%,这主要是由于内地疫情爆发,基本上在三月份之后就消退了,但二月份情况非常严重,香港经济比内地经济稍晚两三个月。因此,香港经济的话,实际上半年就是第一季度了,已经是-9.1%的增长率;第二季度是香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增长率是-9%;第三季度的话,反弹是–还是–3.4%,远远好于第二季度,表明香港经济也正在复苏。四月份的情况当然还没有统计数字,但是四月份已经出现了暴发。因此,就像第四季度一样,香港经济我认为仍然是负增长,但从负增长的程度来看,应该比第三季度还要好,但可能还是负增长,大概是-1%,-2%。如此一整年,香港的经济都是负增长,是深度负增长,应该在-6%-7%之间。

您刚刚说过,与内地经济相比,内地经济虽然在第一季度也出现了严重的负增长,-6.8%,但二季度已经是转正,转正为3.2%,那么到第三季度情况就会好转,甚至是正4.9%。虽然第四季度的数据还没有出来,但根据十月十一号的其他经济数据,内地经济在第三季度的基础上进一步回升,应该可以回到6%左右。这就是说,要按经济增长速度来看,内地经济的话应该回到爆发前的水平。

因此这样比较的话,香港经济和大陆经济确实还有一定的反差。首先,香港的疫情控制当然不如大陆,当然,香港的疫情控制要比美国等其他国家好得多,但是你要想和大陆(相比),大陆应该是全球控制最好的地区之一,香港的疫情控制也不会像大陆那样被斩钉截铁。在三月采取极端措施之后,三、三个月的时间就基本上过去了。从经济角度看,香港的话,只要看得好一点,就会放松,因为要考虑经济问题,但是1、2、3、4波都是这样,这是对比的第一个原因。

另一个原因就是刚才所说的“雪上加霜”,尤其是第一季度的社会运动还有余波,当然就是国安法公布之后,也许就更好了,但在国安法公布之前,社会运动的余波也加深了经济的负增长。因此,有这两方面的原因,那么我们就可以看到香港和内地在经济表现上的巨大反差。

新浪香港号陈笺:您用“雪上加霜”来描述香港的经济,的确是恰当的。各行业今年都遭受了很大的打击,我们已经经历了亚洲金融风暴,也经历了非典,但没有一个行业今年、2020年遭受了如此严重的打击。虽然港府也推出了许多救助措施,但旅游、零售、餐饮等行业仍深陷泥潭,失业率仍在持续攀升。而香港就像一个孤城,现在正处于封闭期,3月底之前,依赖旅游业的香港,明年有希望能在哪些行业率先复苏?

廖群:这么说,今年香港经济的确呈现深度负增长,但就行业而言,表现却有所不同。事实上,香港经济只有四大支柱产业,金融业是其中的头号产业,幸好今年香港金融业并未受到如此严重的冲击,尤其是在证券公司在金融业内投资时,虽然遭受了更多的损失,但却从中获益良多。因此,其表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比暴发前更好。从股市的火爆大家可以看出,股票市场的火爆,交易量的增加,券商投行这一业务肯定要有 IPO业务,所以券商投行这个行业反而比以前爆发的疫情要好,应该是唯一的一个。

此外,金融行业里的银行、保险、基金等,都受到了重创。比如,银行和保险行业也依赖于顾客,而且由于顾客流失,它也受到了负面影响。不过毕竟在当今的网络时代,对顾客的依赖,对顾客见面的依赖,可以用网络的形式来代替,所以这几个行业相对于证券业和投资业来说并不怎么样,应该也是负增长,但相对于其他行业,负增长的程度并不高,所以它们的影响相对较小。

但另一方面又依赖人口流动,依赖旅游和人流往来的一些行业,即服务业,但属于中低端服务业。很明显,旅游、餐饮和零售等行业,以及航空业。航空行业当然不能说是中低端行业,但却与旅游业有直接关系。这些与人口流动有关的产业,可以说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比如航空产业旅游业。来华旅客再加上部分商务人士的人数就减少了90%以上。您认为航空公司在这种情况下会遭受多大的损失?此外,与此相关的一些零售、餐饮业也应该受到重创。下一年经济将会复苏,当然,这也意味着证券业将会继续繁荣,而且随着股票价格的持续走高,将会持续火爆。股市持续走好,并不是说股市表现如何,而是说股市表现如何,这取决于全球流动性。全球性流动性取决于发达国家政府 QE的量化宽松程度。因此,它们不变的话,资金就会不断增加,不断流入香港,流入香港证券公司和投行会赚到钱,所以,要保持下去,还是要坚持下去。然后,银行保险等其他金融业也将有所反弹。

对于刚才讲的受损失最大的与人流和旅游有关的一些行业,这要看通关情况,如果通关速度快,恢复也会很快。他们将继续遭受重创,即使他们仍然无法摆脱困境。因此关键就在于清关,清关又取决于疫情。所以说此次暴发从现在开始,第四波还没有结束。肯定是比较积极的因素或积极的因素,那就是疫苗。经济增长的前景也变得更加明朗了,如果这些疫苗能在上半年、年中或下半年大规模接种的话。那无论哪一个行业,尤其是那些受人口流动影响较大的行业,都将出现较强的反弹。

加速通关速度

新浪香港号“陈笺”:今年香港四大支柱产业中,只有金融服务业表现出色,其中资本市场表现尤为突出。但是总的来说,香港的经济的确很萧条。受疫情影响,航空业下跌逾九成,香港著名品牌“港龙”已全部倒闭。作为一座国际性的城市,香港家庭中的许多孩子都在海外学习,年底又回到了家,感情是不能割舍的,虽然入境隔离措施也加强了,但我们看到美国情况仍然很糟,英国也有病毒变异。香港经济能否真正复苏,还受制于海外抗疫的成效吗?

廖群:这也与直接相关。正如你刚才所说,由于香港是一个高度开放的城市,特别是从人口流动上来看,有许多到国外学习的孩子要回国,因此,香港今年的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在没有大规模接种疫苗之前,只能依靠疫苗。香港明年的疫情同样令人担心,因为疫苗不能大规模接种或没有效果。以上提到的一些海外输入你是无法避免的,因为许多香港留学生回港后,如果你完全阻止这些输入,家长们会有很大的反应。作为一个高度开放的城市,香港除了自身良好地发展外,还依赖于海外的环境。就全香港而言,每一个人都应该接受核酸检查,这样才能阻止病毒传播。

凤凰网香港号评论:如果没有病毒变异,我认为,现阶段疫苗上市已是一次救星。你在英国的牛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基于你对英国的了解,你是否认为他们接下来会有把握控制疾病爆发?

廖群:这是一个医疗问题。要说第一个就是病毒变异了,我也看到了一些报告,但也不太清楚它究竟变异了多少?问题在于疫苗对于变异,是否仍然有效?那很重要。假如一次成功研制出一种疫苗,变异后对其无效,那就更麻烦了,研制一种新疫苗也是一个生产周期。因此(变异)是明年全球疫情爆发的重大不确定性。如无变异,如你所说的,仅仅是说,如果有效疫苗的生产,目前已有几个国家在努力生产。但是如果说现在疫苗已经出来了,那么如果说变异不能起作用,问题就更大了,所以这要看变异的程度。说到英国能不能被控制,我认为现在的英国居民,包括美国居民在内,应该比过去的一段时间内自觉度要高很多。起初大家都觉得没什么关系,不戴口罩,现在既然如此严重就会产生变异,我想广大市民也可以更加重视这一问题,可以更加自觉地进行核酸检测,可以更加自觉地携带口罩,可以更加自觉地接触疫苗控制疫情。

《凤凰网香港》陈笺:香港是连接中国与世界的桥梁,在国内外都受到了巨大的影响,香港人也非常焦虑,如何才能摆脱经济困境?

廖群:明年对于香港来说,疫情爆发还是最重要的最关键的,那么除了海外输入可能无法控制之外,对于香港来说,要更加自觉地实行社区隔离,进行核酸测试,接种疫苗。除这些内部操作控制外,关键如何才能促成与内地结关。您刚刚说过,香港今年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一年,对经济影响最大的,是那些与人相关,与旅游业相关的产业。所以现在如果不与内地结关,尤其是与内地结关,这个情况就没有什么改善,如果没有改善,各个方面就会恶化。过关(先决条件)当然主要是你们自己控制好了疫情。在这一点上,香港的广大市民也应更自觉地控制疫情,才能争取与内地早日实现通关。所以人都来了,然后经济开始复苏。我认为这种反弹只要有一点反弹就会比较快,因为有些人的话,虽然从总量上还不能恢复到暴发前的水平,但从速度上来说,从很低的点开始,然后就产生了正增长,所以短期内通关是非常必要的。

香港有足够的财政储备支持社会发展

新浪香港号陈笺:我看到餐饮行业的朋友都在变法求生,有的不能堂食,开始做外卖等等。但失业率仍然居高不下。在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历来提倡小政府大社会。但是此次疫情是百年不遇,远超非典时期,政府还宣布将继续投入64亿美元,设立第四轮防疫基金,以拯救因疫情而陷入困境的高失业率和人民生活。那么,政府的财政储备够不够继续纾困呢?

廖群:在疫情爆发时,政府就说要加大力度。虽然原则上讲是政府的事,但是在特殊情况下,特区政府的作用还是很大的,尤其是通过财政手段,对这些受影响的行业失业者给予这些援助,我认为是非常必要的。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拘泥于这些教科书上的一些概念,一定要坚持小政府这个东西,要根据具体情况来分析。现在这种百年不遇的疫情,如果你在一个小政府里,谁也管不了,那么社会就会出大问题。这一年,政府已经做了很多,我认为它也做的不错。赤字三千亿,大部分是用来抗击瘟疫,大部分是用来就业,就业补助,稳定就业方案。近期再次应对第四波疫情,采取进一步的抗疫措施,我认为这些都是非常必要的。下一年,我也会说,下一年就是说,政府抗击瘟疫的救助可以大规模削减,但是削减只能是渐进的,而且绝对不能说马上就结束.因为香港的经济复苏,尤其是那些受影响的产业,是不可能太快恢复的。如果香港和内地没有通关,复苏的速度可能会受到很大影响。如此情况下,这些受影响较大的行业仍需政府救助,因此政府既不能撤消,也不能放慢速度,当然也可以逐步减少。

关于香港的外汇储备不足的问题,我认为从目前阶段来看还是足够的,因为香港已经作为外汇储备存在多年,并没有出现财政赤字,所以只累积了1.1万亿元的外汇储备。而其它国家大多是每年发一次债,没有任何财政储备,此时香港的确因为多年的经济繁荣,财政管理也较为谨慎,仅有1.1万亿元的财政资金。这一年肯定有三千亿,现在有八千亿多一点,八千亿肯定比一万亿差得远。但与700多万人口的香港相比,这个规模还算较大,与其他国家相比更是十分突出。因此,如果明年继续打赤子之心还是有可能的,而且是必须的和支撑的。既然你今年用了8000亿元,明年就不会用了3100,对吗?假如疫苗确实有效,尤其是在下半年,效果将大大降低。但你打了一半,1500亿我觉得没问题。一百五十亿,你发现还有六千五百亿,对吗?一旦暴发过后,你可以立即转变为财政盈余,然后储备就会上升。因此,我认为,两到三年的时间,香港的财政储备,仍然足够支撑起整个社会的正常运转。

凤凰网络香港号备注:您认为在疫情爆发期间,政府的资助还是非常及时的,那么今后一段时间还是能够继续去资助的。但我们也知道,只有紧急才能拯救贫穷。假如暴发打破了我们的一些结构化产业链,如何再就业就成了大家关心的问题。由于普罗大众都还活着,所以在香港大家都说“手脚麻利”,这是低税、低福利社会的特征。以前,经过强制性检测的人群中,没有人类 DNA的样本已经出现,用自来水代替唾液。由于害怕检测结果呈阳性而丢掉工作无法养家糊口的一些人,听来也很伤心。然而,另一方面,今年香港的金融市场仍然活跃。为什么呢?大众能不能在投资市场中分一杯羹?

廖群:这一点我刚才也提过,因为全球流动性进一步过剩。更多的全球流动性来自于发达国家所说的“无限的量化宽松”。无上限,即你要多少我就放多少,这样的政策局面。那样就无限制的把钱放进去,钱到市场上去了,大家都去找去了,那当然也会促进消费。假如这些钱到了穷人手中,就会促进消费,但是,这些钱的话,也许根本不能送到穷人手中,或者说大多数送到群众手中,送到富人手中,送到一些企业手中,或者送到银行。这么说,这些有钱的人如果是这些银行的话,他就不会去增加你的社会消费,这钱他是想获得更高的利润,所以他就去购买资产。购买资产,当然首先要购买股票,包括基金和债券。因此,这意味着这些资金开始在全球流通,然后寻找有前景的市场以获取更大的利润,这就是为什么说去年香港经济不景气,但港币仍然坚挺的原因。

在此之后,由于大量资金流入,如果大量资金流入,将不会刺激本港消费,因为这些资金并没有流入穷人的手中,而流入股市后又推高了股市,提高了投资者的收益,即所谓财富收益。但你想想,投资者大多还是有钱人,对吗?因此,受影响最大的是中低端服务业,它们的股票也不多,所以收益也不大。那些获益的人,他本来就多100万200万并不重要,也不会因为多就多花,少花就少花。因此,话语对经济的影响并不大,但对股市的影响,则是说大家看得一枝独秀,所以才是根本原因。您觉得这样好吗?

这句话说得好,金融可以支撑,在暴发期间可以支撑,金融可以支撑,当然对于股民来说,多多少少都是好的,也是好的。但其最大的问题在于,第一种做法实际上加剧了贫富差距,对那些最需要钱的人帮助不大,相反,如果通货膨胀推高 CPI,这些穷人反而会进一步受到损害。另一种就是你这样说的话,它的边际效益是对经济的边际效益越来越低,等于钱越来越多,多来了一百万,多来了两百万,感觉没什么,也没有好处。因此,这种情况很难长期持续下去,但从短期来看,的确对金融市场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对经济也有一定的复苏作用。

内地是香港经济的未来

新浪香港号:香港这个行业比较单一,最近几年的年轻人职业发展也出现了瓶颈。你觉得年轻人该如何把握国内经济高速增长的发展机遇?

廖群:你说的一个关键问题,当然不一定是指年头,而是指中期和长期,那香港青年的未来在哪里?众所周知,这几年香港的经济也在不断发展,但其实大部分的发展都是让富人变富,真正的年轻一代,他大学毕业入职时的年薪并没有太大的提高。因此,香港经济也许增长了3%,但富人的财富可能增长了5%,穷人的财富增长了1%,包括这些年轻人。因此,对于年轻人来说,与20多年前相比,其基准绩效入职年薪也有所提高,但幅度不大。因此,青年的前途,在香港的话,毕竟就是各方面的产业结构,产业多元化还不够,能创造就业的,尤其是中高端就业的机会很少,这就是问题所在。将来呢?而且我一直认为香港的经济前景肯定还在内地。做好这一步,内地要加快内部循环,这样内地(香港)的内需就会进一步扩大,对就业的需求就会进一步增加。这就要求香港的年轻人到内地去,特别是大湾区,要有更多的就业机会。因此,这也是中央多年来一直强调香港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或是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的一个重要方面。因此,我认为,香港年轻人的话语应该提高对内地的认识,能够主动在粤港澳大湾区或更广阔的大陆寻找自己的就业机会,这是香港年轻人的未来所在。

新浪香港号陈笺:“双轮驱动”对香港的意义何在?

廖群: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即大陆双循环的逻辑,以及它对香港的意义。逻辑上来说,双循环的内循环结束加外循环,而坚持平行双循环。其实际重点是加强内部循环加速内循环,已明确提出以内部大循环为主,这一说法并非是要放弃外部循环,而是要认识到今后在内部循环中不可避免的阻力。所谓未来外循环,当然是我们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能开放多少就开放多少。但不管你想不想开放,美国都会阻止你,西方也会阻止你,因此,你必须面对一个现实,那就是,承认阻力,这是不可避免的,外部循环,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会放缓。因此一句话就提出了要加快内循环,即简单地说“内外结合”,这就是双循环的逻辑所在。

对于香港来说,意义何在?中国大陆与世界沟通的桥梁,或叫“超级联络人”,香港一直是外部世界的枢纽。然后在双循环的背景下,又成为内地外循环的超级枢纽。外循环速度减慢,超级中枢肯定会减弱,这是一个逻辑推理。不要指望大陆的外循环后来就会放缓,相反,香港的外循环中心会加强其功能,这是不可能的。但根据美国对香港的制裁,以及港湾安全法案的坚定性,别指望这样,那是不现实的。但那并不是说香港没有出路,既然说香港可能会受到内部外循环减速的影响,但却能受益于内部循环的加速,对吗?因此说虽然还尽量保持内地外循环和超级枢纽这样的位置,但同时你要有新的发展机会,你要融入内地的内循环过程,加快发展进程,这样就有了新的增长点。也就是说,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融入大湾区建设,那么其现实的切入点就是内循环。

新浪香港号陈笺:年轻人是香港的未来,我的确也观察到,近几年来,香港年轻人在同一份工作上的薪水增长确实很小,而且对未来的期望很低。事实上,中国的版图很大,只要放眼大中华,还是有很多机会的。本港原本扮演著与海外连结的超级联络人的角色,未来若把握好内地「双循环」的机遇,便可双足行走,前程更光明。是的,谢谢廖医生。同时也祝愿各位朋友在2021年抓住新机遇,满怀新希望,走出2020的阴霾,明天会更好!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