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缺锻造长板:构建安全可靠的全球供应链

根据历史和国际经验,一个国家的国内大循环为主干是基本规律。在《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计…

根据历史和国际经验,一个国家的国内大循环为主干是基本规律。在《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计划及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一文中,习近平总书记就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模式,强调要加强产业链、供应链的整合。
自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对国外的依赖性持续下降,2019年中国外贸依存度从60%左右下降到30%左右,经常项目顺差占 GDP的比重也从7%下降到不到1%。但是,这种对外依存度的下降更多地是从需求的角度来看,而从供给的角度来看,我国经济的脆弱性更为明显。一是从总体上看,我国对世界市场的供给具有技术含量低、替代性强的特点;虽然很难在短期内找到像我国这样规模的生产国,也不可能实现物美价廉,但是,假以时日,其他国家仍能在很大程度上取代我国的生产,这种差别只在于价格或质量,而不是绝对不可获得或不可替代。而我国对他国供应的依赖度虽然在量上并不高,但在关键技术、中间产品和设备上都存在着较严重的依赖性。自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以来,美国加大了对我国高新技术出口的限制,实体企业名单不断扩大,影响了我国一些科技领先企业的发展,从一个侧面警告着我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产业链、供应链是一个关键环节,不能掉以轻心,这是大国经济必须具备的重要特征。当前,世界正处于百年未变的大变化之中,新一轮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兴起。在新的形势下,要着力构建更加完善的产业链,增强抗风险能力。具体地说,一是要拉长产业链,巩固和提升我国优势产业的国际领先地位,加快打造“杀手锏”技术,拉长我国对国际产业链的依赖。第二,要弥补短板,在关系到国家安全的领域和节点上,构建自主可控、安全可靠的国内产品供给体系;
我国要应对全球经济新形势,降低风险,确保安全,必须加强国内大循环的发展,打通阻碍循环畅通的各个堵点,减少对外部供求的依赖。特别是从供给端来看,虽然我们不可能追求所有领域的自主可控,但总体上实现供应链的安全可靠,并在关系到国家安全的领域和节点上构建自主可控的国内生产供应体系。对于关键技术和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可得性、对不同来源的依赖性以及在不同来源之间的替代性都要进行仔细的评估,并根据每项技术和产品的重要性、对其他国家的依赖性来决定在多大程度上寻求自主控制。这种依赖性并不完全是目前进口所占的比例,而是需要综合考虑来自不同来源的相关技术和产品的可得性、可靠性和经济性。
为了减少对他国的进口依赖,特别是对关键技术和产品的进口依赖,我们应坚持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思想。一是要自力更生,特别是对“卡脖子”技术的研究与开发,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通过增加投入,调动全国资源,集中攻关,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关键核心技术;二是要积极开拓新技术的应用市场,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提高技术转化的效率和效益。自然,即使在自主可控技术的开发方面,也应尽可能通过国际循环获取国际资源,建立尽可能广泛的国际统一战线,使关键技术以最快的速度和最低的成本实现自主可控。另外,我国还应充分发挥现有工业体系完善、工业基础雄厚、已有较完整的工业技术体系的“长板”优势,不断加强高铁、电力、新能源、通讯设备等全产业链的建设,在重点领域锻造“杀手锏”技术,增强我国在关键技术领域的优势,提高产业素质。
目前,我国产业链的综合优势不仅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替代,而且在未来将随着新兴产业的成长而不断完善。当今,产业分工日趋复杂,我国正是凭借强大的产业链配套设施保持着“世界工厂”的地位。近几年,一些发达国家出台了“制造业回流”政策,对回流企业给予政策补贴,但从效果看,这一系列政策效果并不明显。由于我国完善的产业链配套设施优势,这些产业转移或回流的成本很高,企业在选择转移或回流后,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替代国或地区进行生产活动,这就给企业生产活动的顺利、高效开展带来了诸多困难。
我们国家既有完整的产业链体系,又有精细、复杂的产业链各环节,通过不断优化提升产业链竞争力,这也是我国成为全球产业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的重要原因。与此同时,拥有一套高度完整的产业链体系,将是我国在面临贸易保护主义、全球经济萎缩和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等经济发展难题时的一大优势。今后建设更可靠的产业链,应完善整个产业链从设计、开发到生产的每一个环节,尤其是高科技中间产品的生产环节,使之具有独立性和整体性。将制造业发展由主要依靠加工制造环节延伸到研发设计、中高端制造、营销等高端价值链环节,不断增强产业链的控制力和先导性。加快关键行业供应链本地化进程,为采购本地零部件、原材料的企业提供适当支持。
我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增长的核心动力之一是新基建。今年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考察时曾强调,要把握产业数字化、数字工业化带来的机遇,加快5 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数字经济、生命健康、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布局,大力推进科技创新,着力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的发展动能。要在加强传统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继续推进5 G网络、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特高压、城市轨道交通等新一代基础设施建设,增强我国在新一代基础设施建设中的引领作用。新型基础设施以及数字技术所带来的强大乘数效应,将有力推动各行业的发展和升级。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