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危机严重且分裂加剧的后爆发时代的欧洲

在疾病爆发的冲击下,欧洲经济正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这场危机给欧盟带来的影响远不止经济这么简单,更有可能导…

在疾病爆发的冲击下,欧洲经济正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这场危机给欧盟带来的影响远不止经济这么简单,更有可能导致成员国内部的政治和经济危机,进而对欧盟的未来造成不可预测的影响。
上一期节目我们谈到,面对疾病爆发给欧洲经济带来的冲击,欧盟内部已经提出了总额7500亿欧元的复兴基金,但由于成员国之间的争端,该提议被波兰和匈牙利否决。由于此次爆发的金融危机给欧盟经济带来了自由落体式的下滑,特别是南欧国家经济衰退可能导致欧盟经济进一步失衡,因此在许多欧洲国家内部,民粹主义右翼政党可能会上台执政,从而给欧盟的未来投下严重阴影。


由法国、德国、荷兰和西班牙的政策专家在卡内基欧洲中心举办的一次政策讨论会上,首先假定意大利可能出现的右翼政党上台,可能在财政支持、债务援助和难民分配等问题上与欧盟对抗,或者退出欧盟。
许多专家对意大利退欧的组织方式意见不一,最后达成的妥协是推迟经济援助计划,以利益吸引来维持欧盟的完整。然而,意大利的局势并非所有人所想象的最危险的局势。与会专家还设想了第二种情形,即如果法国与欧盟发生冲突,那么法国又会怎样?
这场戏可以称得上更大的升级换代:马琳·勒庞赢得了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如果可能的话,她要求将欧盟重组为“欧洲国家联盟”。他的建议包括让她认为不民主的欧盟委员会在立法上发挥主动作用,把权力从欧盟中央机构转移到成员国,这会削弱欧盟的超国家力量。
他也将努力改革单一市场,包括取消向其他成员国派遣临时工作人员的做法;她还将努力防止欧盟通过法治框架干涉内政。若不能满足这些要求,法国将抵制需要欧盟一致通过的决定。
第一,四国专家组认为,这一局面对欧盟的威胁可能大于一个主要成员国的退出,而一个主要成员国并不是以退出为威胁,而是试图抓住欧盟内部的投票按钮,从内部掏空欧盟,将其分裂为多个国家。对此,国家政策专家讨论了勒庞能够受到多大程度的限制。对于这一点,法国专家持悲观态度,他们认为法国总统制内的总统制衡有限。
尽管如此,欧盟不应该试图以制裁孤立来约束法国,2000年它就是奥地利的例子。西班牙专家也警告说,不要对法国采取对抗态度;相反,一些国家的专家认为,欧盟应该开始谈判,让法国人尽可能长时间地忙于谈判,继续与欧洲议会中的勒庞对话,把问题搁置一边,尽可能推迟法国的计划。
同时,德国政策专家建议把重点放在保护申根协议和国内市场上,这将允许人员、货物和服务的自由流动,并希望勒庞连任一届。对所有专家而言,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勒庞的不可预见性,如果勒庞不遵守法治,欧盟成员国应该寻求什么选择,以及如何与之结盟,荷兰专家则要求德国承担领导责任,但超越德法作为欧盟引擎的思维方式对德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多数专家认为,应该争取时间,通过谈判来拖延时间,用时间换空间,希望只有一位勒庞总统的任期能够恢复正常。这次讨论中,有一个深层次的担忧,即欧盟可能不能像往常一样,以比以往更强有力的姿态走出危机。就好的方面而言,即使是最糟糕的情况,对于大多数参与者来说,生存危机也不再存在。
不过,蒙混过关和祈祷暴风雨尽快过去,对于欧盟来说还不够可靠。假如2016年美国大选有什么可借鉴之处,那就是即使只是一个充满分裂的任期,其留下的影响也将长期存在下去。
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欧盟必须发挥自身作为一支团结一致力量的吸引力,缩小欧盟各地区之间的经济差距,特别是在危机时刻,更要强调欧盟对成员国的经济责任,这是欧盟恢复基金的重要举措。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