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狗和老人一样,股票的价值和价格?一个“股痴”深度复盘:怎样找到牛股并抓住它?看看六大实战案例

“股价和价值的关系,就像老人和狗,企业盈利也像老人一样慢慢地往前走,投资人也能追踪。股价就像一只狗,很难跟踪,因为它里面有流动性,有市场情绪,市场情绪最难把握。真投资者,不必在意股票的流动性和投资者情绪对股价的短期影响,因为牵着一只狗的绳索在老人手中,就是在追踪公司的收益。”

像狗和老人一样,股票的价值和价格?一个“股痴”深度复盘:怎样找到牛股并抓住它?看看六大实战案例

「股价和价值的关系,就像老人和狗,企业盈利也像老人一样慢慢地往前走,投资人也能追踪。股价就像一只狗,很难跟踪,因为它里面有流动性,有市场情绪,市场情绪最难把握。真投资者,不必在意股票的流动性和投资者情绪对股价的短期影响,因为牵着一只狗的绳索在老人手中,就是在追踪公司的收益。」

他说:“投资要从细节开始,以小见大,不讲理,尊重常识。公司到底有没有真正做好产品,有没有真正解决顾客需求,这就是投资的根本。」

他表示:“成长股,成长在前面,估值在后面,如果估值超出合理范围,那就是成长泡沫,蓝筹股,估值在前面,估值在后面。如果没有增长,蓝筹股就是稳定增长,成为价值陷阱。

「研究是困难的,也是不难的,只要多花点功夫,比别人勤奋,多思考,自然会有远见。每月对三四家公司进行调查,以保持对行业和公司的判断。

作为上海开思基金的投资总监,倪飞拥有20年的投资经验,曾担任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副总监,以及上海弘尚资产中心的合伙人。在投资界,倪飞被称为“股痴”,他并非在调查研究,而是在调查研究的路上。依他之见,好的投资标的都是经过无数公司筛选的。他对各种宏观微观数据信手拈来,对追踪的上市公司财务数据和经营数据更是如数家珍。

最近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深入采访了倪飞。不是说投资有多重要,倪飞从公司和行业入手,分析了如何寻找牛股,如何判断这些公司估值的安全边际,分享了他20年投资经验总结出的六种实战方法。

第一,公司在推出新产品时,一定要高度重视

一家小型火锅公司近期创历史新高,倪飞复盘其投资该股的过程,关键点在于,在新冠爆发后,该公司自2016年以来,推出的个人高端火锅拼配、奶茶店上座率和客单价开始持续放量。

据倪飞介绍,2016年就有消息称这家小火锅公司正在进行品牌升级,公司在北京推出了凑合的高端火锅品牌,同时每个凑合的旁边都配有奶茶店,在这里奶茶既能堂食也能外卖。

一家小火锅公司被倪飞追踪长达三年。他说,如果没有两三年的跟踪记录,就很难算清楚一个公司。每一次去超市,我都会排长队,我去过上海的华润时代广场店、正大广场店和宝山的宝杨路店,都是连续三年去的。基层调查可以了解到公司的服务、单子价格、客流等等。

倪飞说:“公司的变革是潜移默化的,不是节点,而是暂时的。新冠状动脉病爆发后,明显感觉到公司基本面的改变。

倪飞观察到,新冠案发生后,凑凑出现了加速扩张的状态,首先是爆发后,许多商铺开始空置,餐饮企业的议价能力正在增强,甚至可以和房东谈分成,不用付固定租金,加快了公司的扩张能力,另外餐饮企业对上游供应商的议价能力也在增强。

通过横向对比估值方法,倪飞可以看出这家火锅小店的安全边际:喜茶虽未上市,但一级市场上的估值已达160亿元,海底捞市值为3000亿港币,而他买进这家火锅小店时,市值仅为100多亿港币,凑巧的是,人均消费量也不差。

第二,在公司管理发生重大变化的时候,要高度重视

一家重卡龙头企业近日也创历史新高。倪飞认为,2018年9月,谭旭光被任命为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拉开了公司改革的序幕,力度空前,这是推动股价走高的关键因素。

他表示,该公司不仅在管理上有重大变革,而且新产品层出不穷。例如,今年9月推出的黄河牌新一代自主高端重卡,同样的车型只卖30万元,但却卖了43万元至49万元,这是一款消费者需求导向的高端车,虽然一次付款较多,但使用时间较长,综合成本反而下降,同时,驾驶感、安全性都有所提高。

2017年9月,山东重工,潍柴动力董事长谭旭光被任命为董事长兼党委书记。作为一位杰出的企业家,谭旭光带领潍柴动力从2004年的62亿元发展到2019年的1740亿元,而归母净利润为91.1亿元,增长了28倍,远远超过了国内重卡行业的增幅。

在倪飞看来,管理的变革带来了公司经营的重大变化。以运营数据来看,公司生产的“中短途”物流卡车“汕德卡”11月每月销量突破1万辆,相当于2019年全年销量。

谭旭光在今年7月9日召开的济南市加快工业强市建设动员大会上说,从明年起,连续5年,公司每年研发投入将达到50亿元。倪飞认为,目前行业排名第一的企业每年在研发上的投入只有4个亿,而50亿元的研发投入将推动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

他说:“投资是从小处着手,以小见大,不讲大道理,要看公司是真的把产品做好,把客户的需求解决好。按估值来看,该公司市值超过两百亿港元,市盈率为12倍,但其2019年的业绩增长率接近40%,而现金流增长的长期效应优于利润增长。倪飞表示,照这个速度,按照正确的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走下去,这家公司肯定会成为业界最好的公司。

三、从超低个股寻找投资机会

今年年初倪飞就持有了一家总部设在武汉的汽车公司,这场风波期间也没有减持,受A股 IPO通过消息影响,该公司的港股11月大涨46%。

当对这家公司进行投资决策时,倪飞说:“当时该公司只有3倍的港股市盈率,0.3倍的市净率,我认为我们中国排名第二的汽车公司不可能在3年内倒闭。而今年以来,这家汽车公司的销售情况极佳,东风汽车、东风本田的销售情况都很好,东风重型载货车的月销售增长率均超过20%。

该公司拟于2020年12月11日在A股上市的申请已经创业板上市委员会审核通过。根据招股书,公司拟公开发行不超过9.57亿股,预计筹资210亿元,若以本次筹资总额除以拟发行股份数计算,预计每股发行价约为21.95元,约相当于2019年年报市盈率15倍左右。

倪飞认为,目前港股估值处于历史低位,部分中小股严重折价, AH溢价指数超过140,A股的溢价高达2/3,如此巨大的折价只发生在2003年和2015年,港股严重折价,面临着十年一遇的机会。

「这是由于香港的交易特点所决定的,香港是一个全球机构的配置市场,因为资金只流向大股,龙头股也不便宜,但海外机构对港股中、小股缺乏研究,定价不当导致中小股严重折价,股价市盈率为3-5倍,公司估值极低,目前情况与2003年非常相似,」倪飞表示。

在倪飞看来,港股基本面并不差,比如恒生国企指数,从2014年到2019年,净利润连续五年增长超过20%的公司所占比例为30%,净利润增长超过10%的公司所占比例为58%,股息率超过5%的公司所占比例为三分之一,而股票收益率达到10%的公司有21家。

第四,在企业的需求端打开时,需要高度关注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于2020年3月4日召开会议,提出“加快5 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由5 G网络、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物联网等组成的“新基础”正在改变社会治理、生产制造、大众生活等方方面面,也成为资本市场追寻牛股的主线。

对于这一点,倪飞也非常关注。在以5 G为代表的新兴基础设施领域,华为无疑排在行业第一,阿里和腾讯则是第二,但也有一些长期被资本市场忽视的 PC老牌企业厚积薄发,在智慧城市建设领域深耕多年。

截止2020年1月,倪飞注意到,除了江西上饶以外,这家老牌 PC企业已在福建厦门、海南文昌、北京延庆、上海嘉定、武汉光谷和江苏苏州等地签约,并在这一领域取得了快速发展。

该公司上市后业绩一直不佳,口碑也不佳,但过去三年 ROE增长超过15%,每年研发投入超过100亿元,排在中国的前20位,专利数量排在中国的前10位,公司两年前就开始重视和实施智能服务,2020年半年报净利润增长近40%,市盈率为10倍。倪飞表示,公司股价长期低迷也促使管理层不得不转换思维,新需求端打开时,自然进入投资视野。

倪飞表示,拆分财务报表来看,得益于5 G带来的智慧城市、智慧制造和智慧交通,这家 PC龙头公司2019年软件销售服务 SaaS服务销售额达85亿元,虽然这一收入比公司总营收3000亿元少了30%,但如果将其分开来看,这并不比其他几家龙头公司少。例如,用友网络2019年营业收入85亿元,市值1300亿元;广联达2019年销售收入35亿元,市值874亿元;金蝶国际2019年营业收入33亿元,市值960亿港币,而该 PC领域的龙头公司市值只有800多亿港币。

第五,产业供给侧改革,需要高度重视

2015年末,中央提出了供给侧改革,2016年全面推行,海螺水泥和华新水泥等一批龙头企业开启了长达3年多的上涨行情。谨慎的投资者可能会注意到,水泥板块的涨幅明显高于钢铁和煤炭等行业,这也得益于供给侧改革。

倪飞表示,水泥板块脱离商品整体上扬水平是因为国家自2016年起对非法采砂进行全面整顿,禁止采砂导致砂石价格狂飙,水泥行业生产的骨料可以替代河沙,骨料价格也从2016年的每吨20元涨到目前的每吨85元,如果以每吨65元的平均价计算,骨料生产可以带来65%的毛利率,即56%的净利。

在集料价格上涨的刺激下,水泥龙头企业加大了集料产能。如海螺水泥在2019年新建10个砂石骨料项目,新增生产能力1690万吨,5530万吨的砂石骨料生产能力。

虽然水泥产能没有显著增加,但得益于集料和水泥价格的上涨,水泥板块利润也有了大幅增长。中央在2015年11月首次提出了供给侧改革,并于2016年正式启动,同时在2018年实施了“蓝天工程”,导致水泥行业出现了错峰生产,从2015年的329.7亿元,到2016年的518亿元,到2017年的877亿元,再到2018年的1846亿元(骨料价格狂飙),再到2019年的1867亿元,再到2020年上半年,由于疫情影响,水泥行业利润达到了767亿元。

在倪飞看来,没有成长的价值股实际上是估值陷阱,而正是由于供给侧的强力改革,水泥等传统行业出现了难得一见的成长,也自然进入了投资视野。

优秀的投资人必须靠时间的沉淀,对于敢于投资的行业必须了解、熟悉、掌握,信息都是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厚积薄发,思维模式会变得发散,敏锐地感知到行业的变化。

六抓住商业模式极佳的公司

倪飞表示,投资攻守结合,在投资中应遵循三个原则:

第一,仅持有少数极好商业模式的公司,一般不超过10家,超过10家则可能增加风险,因为较低的持股标准,会增加买股票的随意性,对标的的了解程度会降低;

第二,仓位留有空间,不满仓可以在市场最糟糕的时候持有仓位,以相对合理的价格买进好公司;

第三,只买两类公司:最好的企业或超低价龙头。

他表示:“互联网超级平台公司,其一流的业务模式与未来社会的发展趋势相吻合,这些公司的估值通常高达数百倍,但由于其扩张的边际成本接近于零,时间会迅速消化这些估值。例如电脑操作系统,国产替代空间很大,开发好的产品实际上是一连串代码,安装一千万台和安装五千万台终端成本差不多。”但倪飞说,同样是成长型企业,制造能力满了就要重新投资以获得成长,所以投资一定要注重估值的约束。

对于攻势,倪飞也有三条法则:一是短期内持有标的,要能把握住;二是公司催化剂足够大时,要加大个股仓位;三是敢于逆向投资,努力做出正确的逆向选择。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