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君生死大逃杀:商业转型还是金蝉脱壳?

学霸君生死大逃杀:雷劈还是金蝉脱壳? 现在张凯磊在公司群中签名:“统一回复一句:下边有工资”。这个曾经被称为“…

学霸君生死大逃杀:雷劈还是金蝉脱壳?

现在张凯磊在公司群中签名:“统一回复一句:下边有工资”。这个曾经被称为“学霸”的网络教育机构——学霸君的创立者,现在已经是如火如荼了。

2020年12月25日本来应该是学霸君老师发工资的日子,但公司却以银行端口问题为由不按时发工资,次日有老师在网上爆料。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近半年来,学霸君在苏州投资近一亿元作为招商引资项目,除了享受土地优惠外,苏州项目还直接从政府产业基金那里得到贷款。

在不同的观点下,这是一个商业转型还是金蝉脱壳?真相大白了。

爆裂之前的圈钱促销活动

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所在的一个学霸维权群中,短短几天内,已有300多名用户收到了交费信息,这些家长少交3000多元,多交60000多元,如今都面临着退不了或退不了课的窘境。


看到海清代言就报名了,还以为是大机构不会出问题,沈茹说。

海清工作室迅速发表声明,宣布终止与学霸君的合作,并表示学霸君拖欠其代言费用。

沈茹说:“学霸君居然在资金出现问题后还在疯狂圈钱。据悉,在“双11”和“双12”的大促期间,学霸君1对1大力推广,甚至到2020年12月25日,课程顾问还催促用户更新课程,称2021年1月1日将全面提高课程价格。而且,现在很多教师的工资都被拖欠了,说明他们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但是那个时候,老师们对公司的情况并不了解。到2020年12月26日为止,有一个名为“学霸君1对1教务主管”的账号在朋友圈上发来消息:“学霸君倒闭了!在不带电子设备的情况下,领导给我们开了几个小时的口头会议(防止录音)。在我交到朋友圈之前,我们已经排到了排队上交工作手机和卡号的队伍中。…

据悉,学霸君1对1共有兼职教师2000余人,全职教师1000余人,被拖欠的工资数额从每月几千元到两三万元不等。

一些员工向媒体表示,就在上周,他们查询得知,公司社保和公积金已被断缴,影响的是公司所有员工,而公司却没有给出明确的理由。

2010年12月30日,学霸君上海和北京总部的办公室都已经关闭,上海办公室物业公司在劝说用户和员工转移到派出所和劳动仲裁机构,北京总部也已经上锁,现场有警察维持秩序。

学霸君合肥的业务将由作业帮接管,51 Talk也传出要“支持学霸君”的传言,但两家公司相关人士均予以否认。

有消息称,面对当前的形势,张凯磊只是在公司钉钉群中表示,“我们正在全力解决问题。”

选好招商项目

但是,至少从2019年开始,张凯磊会考虑另谋职业。

徐才兵告诉记者:“他已经对网上一对一的业务不抱太大希望了,准备在苏州开设网上班。

它是一项雄心勃勃的招商引资项目,它的投资建设地点是位于张家港市塘桥镇的苏州高铁新城产业区。

苏州市委统战部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学霸君”数字教育产业基地项目,就是在苏州市欧美同学会海归创业学院(苏州)的牵线搭桥下,在高铁新城张家港建设的一个项目。

而且张家港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文章称,张家港产业资本中心发挥基金招商作用,引进学霸君落户我市。
苏州市府人士对记者说,引进学霸君项目有两个仪式,一个是2020年3月20日,“学霸君”数字教育产业基地项目签约仪式;另一个是7月15日,张家港高铁新城城市建设推介会在上海举行,张凯磊专门做了主题演讲。

据当地官方报道,该项目计划在三年内建成5万平方米“学霸君”综合教学培训楼,管理员工5000多名,累计实现销售额50亿元,税收1亿元。

据悉,双方签署的投资意向书显示,学霸君总部产业园的初步规划用地80亩。张家港市政府官网消息称,截至2020年8月,当地塘桥镇仍在紧锣密鼓的筹备项目的立项、备案、施工手续的报批等。

签订合同后的2020年3月20日,一系列学霸君公司在苏州成立。首先,成立于3月26日的苏州问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问吧”),注册资本7.2亿元,股东为学霸1对1运营主体上海谦问万答云计算科技有限公司。

在这方面,张家港的产业资本中心尤为重要。据启信宝数据显示,2020年5月29日,张家港市黄泗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将其在苏州工业园区工业园区新产业引导基金和高铁新城城投公司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苏州工业园区新产业引导基金委派代表赵海峰担任苏州工业园区新产业引导基金董事。

张家港市政府网站信息显示,张家港高铁新城管委会招商办副主任赵海峰也这样称呼。

另一个更加引人注目的官方消息是,2020年5月,地方政府正在推进学霸君数字教育产业基地项目(SPV有限合伙)的可转债投资。那就是苏州的这种股权质押贷款,有可能变成债转股。

在张家港产业资本中心官微的文章中还表示,学霸君项目未来上市有明确预期。地方官员还表示,“未来将在国内科创板或美股上市”。

事情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2020年5月11日,千闻云教育科技(苏州)有限公司(下称“千闻云公司”)成立,为学霸君苏州项目搭建 VIE架构。

千闻云(苏州)有限公司股东为在香港注册的 Wenba Technology Limited,该公司是在 VIE架构下最终上市的离岸公司 B. V. I的一家壳公司,而千闻云(苏州)有限公司则为其全资拥有的 WFOE (外商独资)公司。根据 VIE架构, WFOE通过一系列协议从国内经营实体获得收益,并通过香港壳公司向 B. V. I离岸公司转移。

包括苏州问吧在内的国内经营实体,以及于2020年7月1日成立的苏州谦问万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及其三家全资子公司。

千闻云(苏州)有限公司注册资本4千万。据张家港市政府网站消息,2020年5月的收入已经达到1200万美元。“启信宝”信息显示,苏州另外几家学霸君公司已缴纳注册资本700万元。另外,公开的中标公告显示,苏州问吧耗资255万元装修了办公楼,该项目将在2020年9月竣工。这就是说,学霸君苏州的项目已经投入了近亿的资金。

时至今日,学霸君爆雷,苏州的工程去哪儿了还不知道。在爆炸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即2020年12月28日,塘桥镇政府的官方微信上,有关“学霸君计划”的历史文章被删除。多名塘桥镇和高铁新城城投人士对记者的采访讳莫如深,表示不知情。

学霸君2020年3月还在苏州常熟市注册成立了苏州万问万答教育软件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资料显示,2020年12月29日,常熟市市场监管局以“登记住所或经营场所无人联系”将该公司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费用违反管理规定

而苏州学霸项目目前仍在运行,此产品叫做“优学小班”。

2020年12月30日,优学小班的客服告诉记者,这门课仍在正常销售,但多次强调优学小班和学霸1对1没有任何关系。

优学小班利用“有课”在线系统进行教学,这款教学软件曾被称为“学霸君有课”,但在2020年12月9日发布的新版本用户协议中,运营主体已经变更为苏州谦问万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一个学霸1对1的课程顾问说,自己12月的工作主要是向家长推销小班授课,到2020年12月20日已经完成30多套课程。另一位学霸1对1的老师曾经在2020年9月被要求与员工续签劳动合同,变更后的用人单位是苏州谦问万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此前张凯磊透露,爆雷前的小班课程已经拥有5万名用户,但这大部分都是通过“烧钱”促销活动获得的。现在的优学小班只为3-7年级提供寒假班,包括语数外的3科18个班仅收150元。

成立于2013年的学霸君旗下的业务主要包括拍照搜索、在线一对一辅导等。学霸君迄今已完成了6次融资,最近一次是2017年1月由远翼资本、招商资本、晟道投资、启明创投等机构发起的1亿美元 C轮融资,至今已近4年。

网上一对一曾一度是在线教育的热门话题。公司创始人陈向东回忆,2016年公司遇到经营困难时,投资人多次劝他转投一对一业务。

但是如今,一对一的市场风口已经过去,市场中的龙头机构只剩下掌门教育。到了2030年9月30日,掌门教育又获得了4亿美元的战略投资,据业内人士透露,到2020年,它的年营收有望达到60亿。

在2019年的一次采访中,掌门创始人张翼曾直言,“1对1模式的机会只属于第一,而后来却很难再赚到钱,这一点几乎是无法改变的。”

网上一对一需要大量的教师,有“规模不经济”的问题。为解决这一问题,学霸君1对1聘请了大量的兼职教师来降低成本,其中有一些在校大学生,一些公立学校教师,还有一些培训机构或者私人工作室教师。这一最初的一对一模式后来逐渐被其他机构所放弃,但学霸君一直没有改变。

兼职教师数量过多,虽然降低了成本,但却造成了教师选拔、培训困难,教学质量参差不齐。另外,兼职教师的生产能力较低,收入较低,个人发展空间有限,教师流动性大。

一对多的机构容易产生遵守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于2020年3月发布的《K12在线教育头部公司测评报告》显示,“学霸1对1”在一对一辅导机构中表现最差,其中有聘请中小学教师,公布教师资格信息不全,实况转播结束时间超过21:00,一次收费超过60课时。

特别是在“预收学费越多,单价越低”的促销政策下,教育部门鼓动家长一次交几万元学费,远远超出了“每门课不能一次性收60课时以上费用”的规定,如今一夜暴富,留下难解难分。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