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西庆谈中国资本市场30年:证券监管机构不必为股市的涨跌负责

高西庆谈中国资本市场30年:证券监管部门不应对股市涨跌负责 “我每年在全国人大提案修改证券法重要的一条就是,修…

高西庆谈中国资本市场30年:证券监管部门不应对股市涨跌负责

“我每年在全国人大提案修改证券法重要的一条就是,修改证券监管部门干预股市的权利,他们对于股市上下没有义务。” 12月12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红天讲席教授、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高西庆在由《财经》杂志、财经网、《财经智库》、《证券市场周刊》联合主办的“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后疫情时代的应对与抉择”上如是说。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红天讲席教授、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高西庆

以下是现场实录:

王波明:高西庆,你来讲一讲对于30年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高西庆:中国股市发展这么快是全世界没有过的,正因为中国的特殊情况,在别的市场都是从下而上发展的,中国是自下而上利用中央集权的方式弄起来的,这个过程对于中国人来说是非常伟大的一个历史事件。

我们要不忘初心,马克思说了如果必须等待让资本积累,那铁路都没有了,马克思跟我们现在看火箭飞机一样的,列宁也是一样的,美国发展这么快跟这个有巨大的原因。

这些年里面我们造就了大批面向全世界的企业,同时也有世界各国买买的企业家,横扫名牌店到处买黄金的大妈,还有全球最大的韭菜群体,我们20年前就有1亿多账户了,今天也就1亿多,就是形成了一个基本稳定群体,今天要问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个初心使命激励中国共产党不断前进,我们反思一下走过的路程考虑一下前途,我们初级阶段两步走小康社会到中等发达社会,小平讲了巩固发展社会主义需要很长的阶段,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的努力,当年说起来,一个企业雇了八个人往上就是剥削,这个马克思理论里面找出来的,所以朱云来等一下还会说。

后来发现中国三千万家企业平均雇佣人7.1个人,你雇多了变成资本家了麻烦比较大。

王波明:你感触最深的就是这三十年对于你来讲就是不忘初心?

高西庆:不忘初心是我今天不得不提的问题,30年过程当中我们狂奔哪想起这个事,今天我们坐这里想一下这个狂奔往哪奔。

我们从完全的计划经济,一直到最后我们说的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就是要让市场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资本市场是资源配置最为有效的,这是全世界范围大家认可的。

恩格斯说人类对于自然任何一次征服,伴随着自然界对于人类的巨大报复。我们资本市场的发展,为人类征服自然界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可能性,同时我们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王波明:我觉得股市这三十年中,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一直不太顺,高西庆你早期就在证监会,你来评论一下。

高西庆:我是证监会最不受欢迎的人了,证监会几次市场的干预救市或者打压股市都是有原因的,每次做这个事都是高度纠结的,因为这个事不是证监会自己决定的事,因为说热也愁冷也愁,因为我们国家都是政府,政府对于老百姓的事情比资本主义国家反应多一些,美国股市掉下来跟美国政府没有什么关系,87年那一次股市跌成那样,里根总统说关注一下股市,然后有人说你没有这个权利,当天一天跌了很多。我们这个机制稍微有一点问题老百姓吵很厉害,这几年从里到外当猫又当老鼠几十年,所以两边的纠结都比较熟悉,每一次要有所谓的干预事情出现的时候,他们知道我的观点,所以一般不太找我讨论。

找我讨论大家坐一圈领导讲话各个相关部门,每一个领导点名你发言,发言完了我以为该论到我了,说现在总结,现在不是要不要做而是怎么样做,然后说了一大堆怎么样做的,然后高西庆你说对吧,我说对。

很多事情自己手上走出去的,这种时候政府理解里面做的事,今天谈深圳交易所、上海交易所两边都有经历,证监会成立之前各有至少一次实际上政府对于市场的干预,两次干预大家不清楚,但是两边政府对于这个事比较得意,这个就是为什么证监会头一次开会的时候,当时我在,咱们不说谁,深圳跟上海没有问题我们操作过,我们拿出来了几亿回来了多少亿市场平稳走回去了,政府没有赔钱皆大欢喜,所以这样的事怎么样判断,我认为当时要做决定的时候写一个条子,当时我是发行部主任,就像我们不能发言写一个条子给领导,我说这个叫饮鸩止渴,喝了这个酒就得死,结果领导说你发言决定在这里做,你不吭声决定做完了,结果我说了一下深圳上海两个领导很不高兴,后来发现做的方式好很多了,即使要做也得有一点层次感有一点格调不能吃相那么难看,现在政府方面监管部门对于这个事情已经开始越来越小心了。

我在全国人大每年提案修改证券法重要的一条就是,修改证券监管部门没有干预股市的权利,对于股市上下没有义务,今天我们中国股市巨大的进步,你看到证券监管部门的领导,不管易主席也罢还有易主席的领导也罢,说了几句话非常重要的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不干预就是市场化,你凭什么干预,高了跟低你着急干什么,你让市场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所以你要不干预这个。市场失灵怎么办,你制度弄的好,监管人员最大力量抓坏人叫做零容忍,不要人家说违法成本比较低,将来就会慢慢好起来,让市场有一个时间自己消化,结果他说不行中国老百姓不成熟,我们的股民太幼稚,我说胡说八道中国聪明才智全世界市场上最活跃的都是中国人,中国股市已经搞了三十年,韭菜已经割多少代了,留下的人都是人精,你说这些人要教育吗,我说必须教育监管部门领导,管这一块人的领导,这一块弄好了不干预就会好起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