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万赌石只值四百多万,云南3个玉石商被控诈骗!

河北省霸州市某知名钢铁企业董事长马某波在云南赌石,以8000万元购买了一块重18公斤的翡翠原石,切割后发现,市场价值不超过436.97万元。因此,马某波以“愿意再出几亿购买高档商品”为借口,把云南三大商人的第二块石头扣掉。

日前,多家国内媒体报道,河北省霸州市某知名钢铁企业董事长马某波在云南赌石,以8000万元购买了一块重18公斤的翡翠原石,切割后发现,市场价值不超过436.97万元。因此,马某波以“愿意再出几亿购买高档商品”为借口,把云南三大商人的第二块石头扣掉。现在,霸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认为云南商人张有省、张晓林、陶德军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

盈江县珠宝玉石协会表示,鉴于此案牵涉金额之大,赌石界十分关注,该案的认定将成为赌石行业的一个风向标。为解决这一问题,云南省石业促进会将于今天(12月21日)召开“中国赌石第一案对云南石业影响专题研讨会暨新闻发布会”,就这起赌石案件进行讨论,并发布相关消息。

所涉石料供图
买卖:重原石18千克成交8000万

冬天,盈江县城没有刺骨的寒风,许多玉商还在忙着卖玉。但是对于张有省的妻子何文菊和盈江县珠宝玉石联谊会成员们来说,近两年的暖冬,让他们心寒。

赌博石业中,有“一刀切,一刀切致富”“十赌九输”“买赌石不容易切开”等说法,显示了赌博业投资风险巨大。这就是说,一块翡翠除了形状和重量,谁也说不清楚里面是什么,只有切开了才能得出结论。赌石的人凭经验,根据皮壳推测判断,估价。所以一块石头可以让一个人一夜暴富,也可以让一个人发财。

据何文菊介绍,2019年4月22日,张有省带着一块重约18公斤的翡翠原石从广州飞往北京,入住河南大厦,陶德军、张晓林等人于4月23日凌晨1时许抵达楼内与张有省会合。

次日15时10分,常来云南买玉的马某波,带着多年从事珠宝玉石拍卖的专家朋友郑某生(业界俗称“赌石眼”),来到北京河南大厦2107号房间,与张有省见面。马某波和郑某生用专门看翡翠的电筒仔细观察了整块翡翠原石后,商量了价钱。最后以八千万元买下了这块原石。根据马某波的请求,张晓林、陶德军于2019年4月24日上午11时许,将翡翠原石送至马某波所在的河北霸州某钢铁公司。马某波验完货后,便安排自己的公司职员转帐8千万货款。当日下午,张有省确认收到货款后离开北京,张晓林等人25日返回云南。

变动:买方没收了另一块石头,要求退款8000万

何文菊称,张有省、张晓林、陶德军返回云南后,马某波多次表示,愿意在2019年4月底出高价购买高档翡翠原石,他还告诉陶德军:“近期要拿出几亿元来买高档翡翠原石。买了好东西,一定要送过来让我看看,叫朋友。

在张有省和马海波第一次顺利交易的信任下,张晓林于2019年5月2-6日亲自来到缅甸曼德勒购买约重98公斤的二号翡翠原石。五月九日,张晓林向云南德宏瑞丽海关申报了进口二号翡翠原石,并将二号翡翠原石进口至国内。

5月11日,根据马某波的请求,带着第二块翡翠原石的张晓林、陶德军和张有省先后抵达北京。次日,他们按照马某波的要求,把翡翠原石带到了河北省霸州市的一家钢铁公司。在和朋友一起查看翡翠原石后,马某波表示,希望将翡翠原石留在公司,等他仔细研究完后,第二天上午再与公司谈判,并保证其公司有监控,有保安,翡翠原石放在这里绝对安全。由于相信马某波,他们同意了他的请求。

翌日,张晓林和陶德军再次来到该公司,马某波拿出先前购买的第一块翡翠原石切片,称原石切割后有问题,要求其退还货款。

双方争执不能解决,张晓林建议让原第一石料所有者张有省亲自来看一下,由双方自行协商解决。接着,张有省来到公司,查看翡翠原石切片后不愿退款,称赌石本身存在投资风险,“赌垮”的风险也应自行承担。马某波把他们逐出公司。

其后一段时间内,陶德军多次与马某波沟通,试图解决纠纷,甚至提出二次翡翠原石交易可多让利,但马某波坚持要求全额退款,并拒绝退还二次翡翠原石。

霸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

灾难:3人先后被霸州检察院以诈骗罪起诉卖家

2019年12月20日,何文菊收到霸州市公安局关于张有省涉嫌诈骗一事的通知,通知她被霸州市公安局刑拘。2010年1月23日,她又收到了霸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寄来的张有省因涉嫌诈骗被霸州市检察院批准逮捕的通知。同时,张晓林和陶德军也遭到拘捕。

据霸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2019年4月24日,张有省伙同张晓林、陶德军,在霸州市某钢铁公司内,虚构产地为缅甸木那坑口的翡翠玉石,骗取马某波的信任,以800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马某波。经过检验,该玉的实际产地是危地马拉,市场价不超过436.97万元。

此时,盈江县珠宝玉石协会会员张有省所遇之事,才得以弄清:2019年4月24日,在云南德宏玉石商人张晓林、陶德军居间促成下,张有省将其从缅甸购买的重18公斤、无拼接、无颜色改变、无任何人工造假的原石,送往河北省霸州市某钢铁集团董事长马某波手中,在马某波及其专业拍卖朋友郑某生近距离观察、揣摩、探查后,双方最终以8000万元成交。

2019年4月底,马某波将赌石切割开来,发现其价值出乎意料,以“愿意多出几个亿购买更高档的翡翠原石”为借口,诱使张有省、张晓林和其他股东于2019年5月2日至6日,花4700万元从缅甸购买一块重达98公斤的翡翠原石,并于2019年5月12日送往前进集团公司。在第二块翡翠毛石被送到他的集团公司之后,马某波以“第一块赌石被砍断了”为由,将第二块赌石强行扣下。

霸州市公安局关于逮捕的通知

2019年10月,河北霸州市警方以“马某波被诈骗案”刑事立案,将张有省、张晓琳、陶德军列为网上追逃的对象,并分别在2019年12月13日、2019年12月28日、2020年1月20日将三人刑事拘留,之后又分别逮捕并羁押于霸州市看守所,霸州市公安局将三人移送霸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两次以“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将其退回霸州市公安局补充侦查,目前,该案已由霸州市检察院移送霸州市人民法院,等待审理。

新近的进展情况

盈江县珠宝玉石行业协会:交易符合赌石行业惯例

张有省与张晓林系盈江县珠宝玉石联谊会会员,二人因涉嫌诈骗罪而被捕后,该会对了解案情的张有省家属、张晓林公司员工及张晓林家属进行了调查核实,认为此次交易符合赌石交易行业惯例:

一、涉案翡翠毛料属于无任何人工伪造原石,无皮壳伪造原石,无开口伪造原石,无芯芯伪造原石,无颜色伪造原石,无挖空伪造原石,无天窗伪造原石;

2.马某波以前曾多次到云南购买赌石,他虽然不能算赌石界的行家,但却是赌石界的老手,熟悉赌石的规则、风险,并请来了广东平洲(中国赌石最重要的交易市场之一)的玉石拍卖师郑某生(俗称买家眼、品相师)近距离近距离对赌石毛料进行了全方位观察,经过双方多次叫价平等协商,最终达成了这块赌石的买卖;

三、马某波出资8000万元购买此赌石,若觉得风险太大,可在切割前与买主协商退货并支付一定比例的违约金,但其贸然切开赌石发现翡翠不如预期理想而要求买主全额退款,完全违反了赌石法规;

四、卖方张有省和居间人张晓林、陶德军在赌石交易过程中未对赌石切割后的种、水、色做出任何承诺,因此,赌石切割(切割)的风险应由买方承担;

5.买家马某波因该赌石不是来自木那场口而报案,警方也以此为由进行立案侦查,属于对赌石规则的误解、误读、误判,因为该赌石内容包括赌场口、赌色、赌绺裂、赌雾、赌癣、赌底等,即对于卖家称其赌石来自哪一场口这一重要内容,考验赌石玩家的眼界和经验,正应了赌石界的名言:“不识场口不玩赌石”,因此以“该赌石不是来自木那场口而将卖家定性为诈骗”这一说法,既牵强又站不住脚。

由于这起赌石案件涉及金额巨大,赌石界十分关注,该案的认定将成为赌石行业的一个风向标。因此,云南省石产业促进委员会将在今天召开“中国赌石第一案对云南石业影响专题讨论会”,就这起赌石案件举行专题讨论会,并发布相关消息。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