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开股票市场的“卖铲子”生意,你的炒股软件如何赚钱?

在资本市场上,“挖金子”的人来来去去,却很少有人注意到那些“卖铁锹”的人。由同花顺、东方财富、大智慧领衔的金融服务商,躲在幕后大发其财,已近10年。其炒股软件,股吧,资讯,股民几乎人手必备。

拆开股票市场的“卖铲子”生意,你的炒股软件如何赚钱?

在资本市场上,“挖金子”的人来来去去,却很少有人注意到那些“卖铁锹”的人。

由同花顺、东方财富、大智慧领衔的金融服务商,躲在幕后大发其财,已近10年。其炒股软件,股吧,资讯,股民几乎人手必备。

只是网络时代到了下半场,这里流量见顶,大企业争抢,存量竞争激烈。金融业巨头们筑起了流量墙,日益难以抵御外来入侵。

同花顺股价盘中下跌12.78%,报118元,创下今年6月以来的新低。下跌8.62%,收于123.63元/股。分析师认为,此次异动或受21日大股东减持消息公布的影响,且值得注意的是,近两年同花顺高层减持十分频繁。

“卖铁铲”的生意,还能不能赚钱?

爱恨江湖与经纪人

假如经纪业务是座金矿,券商就是掘金者,同花顺就是最早的“挖掘机”。

正当万得忙于开发数据库时,东财正在建设股票库时,同花顺开始为各大券商开发“XX证券同花顺软件”。在手机端大爆发的那几年,券商人手一部 App,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技术开发者——同花顺。

同花顺自己的 App炒股也是大放异彩。同花顺凭借其超强的渠道能力,在2007年成为三大运营商唯一的手机金融信息服务服务商,接入了几乎所有主流券商的交易入口,2015年起全年稳居券商 App月活跃用户第一位。

可说,同花顺是与券商一起成长壮大的一家公司。经纪商的大发展,特别是经纪业务的繁荣,很少有同花顺这一移动端的顶级流量功臣, App技术开发伙伴。

但是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兴趣。由于 C端流量触顶,形势由“打江山”逐渐转变为“守江山”,双方关系也发生了微妙变化。

经纪商要发展自己的网络金融业务,就必须面对流量都在第三方平台这一现实。一位私募投资合伙人李明(化名)告诉亿欧,“他们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客户被截留,同花顺 App将属于券商的客户反向引导到自己的平台。

业界人士透露,最多时,部分券商近50%的交易笔数均来自同花顺 App,不仅客户数据被拿走,业务行为被同花顺做增值服务,券商沦为通道。

因此,渠道之争开始展开。

首先是2015年中信、华泰证券以监管整顿为由,切断了第三方客户端的接口,随后银河、招商、国泰君安等大型券商纷纷自立门户,与同花顺分道扬镳。

方正证券和同花顺的“分拆”最为热闹。2017年,方正证券以违反合规为理由,宣布将与第三方平台断绝关系,并在末尾附上自己的 App “小方”的安装指南。

作为回应,同花顺迅速做出回应,表示利己主义者的立场,帮助推动资本市场的发展,同时也不忘揭发方正“老底”,指责其在上市时隐瞒控股股东和多家公司之间的关系。

“合作了10多年,没有出现遵守法规的问题。既然看到了流量的价值,就要推广自己的 App”。同花表示
以前券商的业绩考核标准,是先看用户数量,再看盈利金额。如今他们的反应是‘里子比面子更重要’,先看入金的数量,再看用户的数量,更注重流量的转换。”一位私人投资合伙人说。

也就是说,同花顺与券商的利润分配方式发生了变化,券商将根据流量转换率而不是流量本身进行分成。
业绩数据显示,除2019年外,同花顺近5年来券商同花顺的分佣收入没有明显增长,自2019年以来毛利率却出现了显著下滑。

卖铲子赚不到钱。

和同行的血战

与经纪人解绑后,同花顺的突围之路并不顺心。

旧对手东财更决绝,2015年收购西藏同信证券,将自己转变为一家券商,无异于宣布与所有券商决裂。其背后的底气在于,东财早在2012年就成为第一家获得基金销售许可证的公司,而天天基金网则是其最核心的业务。

在2015年的牛市中,天天基金创造了7432亿的销售纪录;在2019年,天天基金再次打破6000亿的销售纪录,力压传统代销巨头工行成为行业第一。

再也不只是围绕着券商,围绕着股票运转,曾经的“挖掘机”失去了更广阔的天地。2020三季报显示,东财证券服务与基金代销业务在营收中所占比例超过90%,同时拥有公募基金、小贷、保险等多个牌照。
李明说:“同花顺错过了并购的黄金时期,已难以再拿到券商牌照。

今年,证监会出台了证券公司股东人数上限规定,要求证券公司控股股东“净资产不低于1000亿元,最近5年连续盈利,最近3年主营业务收入不低于1000亿元”。

“双千亿”的门槛,对于一个年营收仅20亿的同花顺来说,实在太遥远了。即便是2019年“双千亿”的门槛降低,也不会是同花顺能做到的。

而基金的销售业务,则是同花顺自身不够重视。

虽然与东财同时期获得基金销售牌照,但当时同花顺专注于 App技术开发及服务的金融生态合作伙伴,对基金业务关注并不多。华宝思副总经理卫以诺告诉亿欧。

业绩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同花顺基金代销收入不足1.9亿元,而东财则超过了5倍。

更大的潜在威胁,来自网络公司。

维伊诺认为,一旦拥有巨大流量的互联网厂商发力,或将颠覆现有的基金销售模式,以东财、同花顺为首的整个金融服务市场,都将受到冲击。

在蚂蚁事件后,阿里或许会弱化金融属性,强调金融服务的属性。现在支付宝的基金代销业务已经做得很不错了。」

另一大对手万得,已经在数据服务方面建立起了护城河。

万得的成功在于与客户的关系越来越紧密。销售部几乎不在办公室,他们长期驻扎在客户单位,搜集客户的需求,教育客户,甚至培养客户的感觉。多年来,一位离职的万得前员工对亿欧表示,“到目前为止,市场上所有宣称要‘颠覆万得’的厂商,还没有弄清要点。”

还有一位同花顺的前员工吐槽:“两、三年前的同花顺,线下销售团队不足10人。领头的 ToC团队都来了,还在用 C端网络电销、广铺流量的那套打 B端。”

以此为依托,万得数据垄断了券商、基金、私募等核心金融圈。

“大型金融客户的基础数据和模型都来自万得,只要预算允许,客户一定会选择万得”一位前东财销售人员透露,“同花顺 ifind,东财 choice,只会向下沉市场渗透,比如券商营业部,或一些小型的私人和研究机构。”
无法涉足核心金融圈,数据服务业务难以获得突破。从 ifind中获得的收入在同花顺的报告中被纳入基金销售项目,总年收入不到2亿。

无界 AI之路

通道,牌照拼不过东财,数据服务又不是万得对手,同花顺将突围的希望寄托在 AI身上。

每月活跃用户超过3千万的手机端 App是同花顺最大的优势,软件服务、广告推送、开户引导等业务,无不围绕着流量变现, AI肩负着深入挖掘流量价值的重任。

对照同行,同花顺是研发投入最多的企业,研发人员的数量和研发经费都远超东财和大智慧。2018年,同花顺研发投入4.6亿元,占总收入的26.7%,而东财只占7.22%。

根据年报披露,这些投资中有很大一部分用于构建 AI平台,包括机器学习、知识工程、自然语言处理、语音识别等。

一种可能的应用是 AI资产管理。

2015同花顺成立人工智能资产管理公司在2016年,宣布将使用不超过10亿的自有资金进行智能证券投资。第一只私募基金——同花顺阿尔法一号,于2019年成立并备案。

而在国内,智能投资属于非常前卫的尝试,其前景并不十分看好。

参照国外, Betterment, Wealthfront和其他一些著名的智能资管公司,其管理规模已经超过了百亿美元,管理费用比基金经理要低,但比直接购买交易所指数基金要贵。它的类型,多限于指数基金和 ETF,还不能交易股票、股票期权等复杂品种。

据专家分析,美国 Wealthfront公司声称,它每年可以帮助客户增加4.6%的收入,其中大部分来自税收减免。但是中国不征收资本利得税,高明的避税技巧也没有用。另外,与主动型基金相比,中国指数基金的优惠力度要弱于美国许多,所以费率优势也不那么突出。

有国内经纪公司做过类似的事情,2019年的结果基本上与沪深300持平。他表示:“专业的金融公司尚不成功,科技公司更是难说。

一位财务专业人士坦言:“目前我所了解的 AI投资,基本上都是大号版的智能选股,筛选过程是机械的,不是智能的。

也许 AI与投资真正融合,还需要一个漫长的探索过程。但是在 AI与科研的结合上,同花顺已经触底。

李明表示:“在所有面向 C端的炒股应用程序中,同花顺的底层数据能力最强, AI技术能力也是领先的。

以同花顺为主打的智能选股产品 i问财,搭载智能搜索功能,能让客户快速找到关键字的答案。其它收费栏目包括选股诊股、股价预警、短线宝等,都是利用 AI技术帮助客户判断公司股价的基本走势。

近三年来,同花顺手机端实现的营收稳定在8亿元以上。2020上半年,移动支付部分收入达到5.8亿元,同比增长32%。受市场行情的带动,其金融信息、投资服务等产品,仍有发展空间。

但是资本市场毕竟风起云涌,同花顺或许应该未雨绸缪——如果“金矿”没了,恐怕再聪明的“铲子”也卖不出去。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