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一富豪因学历造假被追回博士学位:身家超过20亿

深圳一富豪因学历造假被追回博士学位:身家超过20亿 日前,中南大学官网发布了《关于收回刘萍博士研究生毕业证书的…

深圳一富豪因学历造假被追回博士学位:身家超过20亿

日前,中南大学官网发布了《关于收回刘萍博士研究生毕业证书的决定》,该决定称,经核实,刘萍报考博士研究生时所提交的本科学历证书、学士学位证书存在伪造。经过2020年12月17日校务会议研究,决定收回刘萍的博士学位证书和博士学位证书,并报教育部备案,宣布该证书无效。

据公开资料显示,刘萍是深圳丹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丹邦科技”)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本公司成立于2001年,2011年在中小板上市,是一家集研发、生产挠性电路与材料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截止到2020年的第三季度,丹邦科技的总资产为25.40亿元,或受到上述消息的影响,其股价1月6日下跌4.72%,最新市值26.57亿元。

据衡昌烧坊·胡润百富榜2020年数据显示,刘萍以财富22亿元名列第2204位,比去年减少4亿元,降幅约15.4%。

最近丹邦科技一直有麻烦。在此之前,该公司曾多次被前任高管举报收入造假,侵占公司资产,还被深圳证监局调查,并发出警告函。

金融界分析师王赤坤告诉时代财经,学历造假对上市公司董事长影响不大,对其正常经营也没有影响。
《时间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丹邦科技董事会秘书,一名工作人员回应称,董事长的学历收回属于个人事件。该公司的信息披露以学信网为准,中南大学在公告前就已经生效,因此该公司不涉及信披问题。但是刘萍作为董事长,此事对公司的声誉还是有一定的负面影响。

对于举报材料和问询函,上述人士表示,证监局去年进行了现场检查,最后发出了警示函,并没有进行立案调查等,实际上对公司的情况也有一定的说明。

遭到前任高管的“狙击”

2010年10月8日,邹盛和、王李懿在网上公布了此前向证监会和深圳监管局提交的举报函,对丹邦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刘萍及其配偶谭芸、丹邦科技董事刘文魁及其配偶存在重大信息不披露、欺诈发行、侵占上市公司租金1100万元等违法行为,进行了实名举报。

丹邦科技公告称,王李懿曾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邹盛曾任公司监事会主席。到2020年第三季度结束时,二人分别持有丹邦科技25%的股权和丹侬科技25%的股权。

去年10月11日,两人再次发文,举报丹邦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刘萍博士涉嫌学历造假和财务造假,并涉嫌欺诈和逃税。告示牌上说,刘萍是公司的首席科学家,也是研究与开发总监,实际上只有中学学历。

十月十七日,丹邦科技公告,实控人刘萍辞去总经理职务,董事刘文魁,财务负责人邓建峰,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莫珊洁,公司内审部门负责人陈东东均已提出辞职。但是该公司没有回应上述举报内容。

此后12月15日,举报人再次出击,向证监会发布举报材料称,“2011年上市前后,丹邦科技60%以上的固定资产均为伪造,近5年来,公司80%以上的营业收入均为伪造。”

十二月十七日晚间,丹邦科技发布公告称,不存在被网名为“邹盛和”的用户称“公司存在财务造假,技术造假,信息披露违规等违法犯罪行为”的情况。本公司2018年、2019年的财务报表均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
此外,丹邦科技还披露了各生产基地用电量、社保在保人数等数据,证明公司生产经营状况良好。同时公司也表示,前期披露的信息没有需要更正、补充之处,公司没有违反公平披露原则的情况。

邹盛和曾公开表示,举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阻止刘萍近期连续减持上市公司股票,在举报发现之前,监管机构没有对刘萍披露的相关减持计划采取限制交易措施。

根据丹邦科技的公告,自2015年以来,刘萍控制的丹邦投资逐步减持公司股份,持股比例从2015年初的40.03%下降到今年9月的22.15%。

事实上,邹盛和、王李懿早在多起诉讼中就与刘萍交锋。今年,刘萍的配偶谭芸与邹盛和、王李懿因确认丹侬科技股东资格一案打了一场官司。粤民申8211号民事裁定书显示,谭芸称,邹盛和、王李懿偷走了公司的营业执照等,以进行法定代表人非法变更登记,从而取得了公司的控制权。但由于证据不足,最终谭芸的再审申请被驳回。

据2020年11月公布的(2019)粤03-1489号民事判决书,刘萍侄子刘文魁以同样的理由将邹盛和、王李懿告上法庭。

该法院表示,本案是股权确认纠纷。本案件的诉讼标的是丹侬公司持有3240万股丹邦科技股份。刘文魁主张,丹侬公司只是一个持股平台,股权应归其所有。法庭认定,刘文魁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他和丹侬公司之间存在代持协议。

邹盛和、王李懿还提到,双方的诉讼远远不止这两个。刘文魁与谭芸等人,分别向法院提起了股东资格诉讼[(2015)深南法民二初字第377号、(2016)粤03民终21433号]、损害股东利益诉讼[(2018)粤0305民初20712号]、股权转让合同无效诉讼[(2019)粤0305民初3363号]、公司解散诉讼[(2018)粤0305民初14717号]等。

法庭还表示,刘文魁与丹侬公司的股东邹盛和、王李懿之间确实存在纠纷,丹侬公司的经营实际上已经陷入僵局,刘文魁如果认为自己的股东权益受到损害,可以通过其他途径解决。

应收款占总收入的136%

主要从事 FPC、 COF柔性封装基片、 COF产品和聚酰亚胺 PI膜等关键配套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邹盛和先前公开表示,丹邦科技的生产链较长,涵盖了 FCCL (柔性覆铜板)、 FPC (柔性线路板)两大行业,在尚未上市之前,丹邦科技就赢得了一定的市场份额,尤其是在席卷全国的“山寨机风潮”中,许多仿制摩托罗拉、三星翻盖手机(包括手机维修市场)都需要 FPC,“当时山寨机厂商提着现金在公司工厂等货成交。

接着,丹邦科技的业绩出现下滑。2015-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19亿元、2.71亿元、3.17亿元、3.44亿元和3.47亿元,实现净利润6686.95万元、2458.99万元、2537.36万元、2541.52万元和1733.50万元。

丹邦科技2020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去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2.42亿元,同比下降12.09%,净利润为511.35万元,同比下降121.80%。报告期末应收账款为3.28亿元,占营业收入的136%。

丹邦科技的应收账款在收入中的比例一直很高。2017-2019年,丹邦科技期末应收账款占公司当期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0.475,67.44%,80.40%。针对公司应收账款规模较大等事项,深交所曾连续发布问询函,问询丹邦科技2018年及2019年报。

邹盛和方面表示,丹邦科技虚增收入,如果没有相应的成本支出,就会导致虚增的收入全部为利润,形成极不符合常理的利润率。为平衡帐目,刘萍通过香港私营公司和上市公司之间的关联交易,大幅抬高设备价格,虚增上市公司的固定资产支出,以套取资金,将其中的一部分借给上市公司,形成对控股股东的欠款,另一部分则解决了虚增后的归还压力。但是因为差额过大,导致报表上还有应收账款未收。

在答复问询时,丹邦科技曾表示,同行业公司的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的30%-50%左右,而本公司所占比例相对较高是因为:公司为积极参与国际竞争,稳定优质客户规模,对部分信用级别高、合作时间长的优质客户适当延长信用期,使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有所增加。因为公司以销定产为主,存货占用的营运资金较少,对流动资产的占用主要体现在应收账款上,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的比例较高。

除了应收帐款外,最近的监管问询也关注了丹邦科技海外设备采购、毛利率偏高以及香港子公司等问题。
2020年12月14日,深圳证监局向丹邦科技发出问询函,要求公司及关联方广东东邦科技有限公司说明2017年至今向境外供应商采购机器设备的具体情况,说明丹邦科技已全额预付机器设备采购款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在超过合同约定的交货时间或已预付设备款一年以上后,公司仍未收到有关机器设备的原因,说明是否有利益转移给关联方。

以外销为主的丹邦科技产品销售,2018年毛利率为40%,2019年毛利率为42%,同行业上市公司的外销业务毛利率在20%-35%左右。询问函要求其说明为什么公司毛利率明显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

另外,丹邦科技在2016年第三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关于全资子公司丹邦科技(香港)有限公司注销的议案》,但四年来没有进行注销,而且丹邦科技通过香港公司的银行账户向境外支付大笔资金,深圳证监局要求该公司予以说明。同日,丹邦科技时任高管刘萍、邓建峰、莫珊洁三人还被深圳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八月,深圳证监局对丹邦科技进行了现场检查,发现该公司存在治理结构不健全,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不规范,信息披露不完整,境外资金管理不到位,年度报告不完整披露关联交易,财务会计基础薄弱等问题,深圳证监局决定对其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