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杯”上海首富!四亿五千万的豪饮舍得市值暴涨242亿元仅仅用了一个星期

“贪杯”上海首富!四亿五千万的豪饮舍得市值暴涨242亿元仅仅用了一个星期 郭广昌的“酒瘾”越来越大。 砸45亿…

“贪杯”上海首富!四亿五千万的豪饮舍得市值暴涨242亿元仅仅用了一个星期

郭广昌的“酒瘾”越来越大。

砸45亿舍得酒,豫园股份连续6涨停,期间该股累计上涨近8成,市值增加242亿元。

豫园连续6个涨停

一月八日,白酒板块整体走弱,但已经连续5个交易日跌停的豫园股份再次高开高走,盘中冲上14.32元的涨停板,股价再创5年来新高。

截止收盘,豫园股份股价仍牢牢封住涨停板,上单封单超过5万手,全天成交额23.24亿元,换手率达10.77%,市值站上550亿元。

且在昨日盘中,豫园股份经历小幅震荡后,开盘不到一小时便封板,截至收盘,股价大涨9.97%,报13.02元/股。

截止今日,自12月31日以来,豫园股价连续6个交易日跌停。以12月30日8.08元的收盘价计算,截至今日收盘6个交易日内,该股累计上涨77.23%。

就市值增长而言,目前该股总市值已达556.12亿元,相比于2020年12月30日的313.79亿元,短短6个交易日已飙升242.33亿元。

据天眼查资料显示,成立于1987年11月25日的豫园股份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金银饰品、白金饰品、钻石饰品、日用品、五金交电等批发零售,餐饮企业管理,投资资产管理,房地产开发,电子商务等。

据公开资料显示,豫园股份的前身是1992年A股上市的豫园购物中心。复星集团2001年入股,成为其第一大股东,郭广昌成为豫园股份的实际控制人,目前持股比例约41.62%。

六年后,公司收购了上海星泓、闵祥地产等28家公司的全部或部分股权,并于同一年将股票简称由“豫园商城”改为“豫园股份”。公司目前经营范围包括:黄金珠宝饰品,文化商业及旅游地产,海派餐饮。

据豫园股份的财报,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为291亿元,同比增长4.92%;净利润为15.9亿元,同比增长31.1%。

根据复星集团的官网资料,其2019年总收入为1430亿元(约合207亿美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该公司的总资产为7157亿元(约合1026亿美元),在2020福布斯全球上市公司排行榜上名列第371位。人们把创始人郭广昌称为“上海首富”。

花45亿砸郭广昌喝舍得

豫园股份股价大涨的背后,是该公司最近一次股权收购行动。

2020年12月31日下午,遂宁市蓬溪县人民法院委托拍卖公司对四川沱牌舍得70%股权进行拍卖,最终由复星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豫园股份竞拍。

随著拍卖会的落幕,豫园股份的股价于2020年12月31日左右开始直线上升。截止当天中午,豫园股份涨停;此外,当日其他复星系系个股涨幅也不错。

此次股权变更后,豫园股份将间接持有舍得酒业约一亿股股份,占总股本29.95%。从股权结构来看,郭广昌间接持有四川沱牌舍得集团29.13%的股份,舍得酒业8.73%的股份。

在公告中, ST舍得称,蓬溪县人民法院1月4日发布执行裁定书,解除对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四川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的冻结,并将相关股权移交给豫园股份。

一月六日, ST舍得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由射洪市人民政府变更为郭广昌。就是这一系列舍得酒的推出,让郭广昌仅用一个星期,就实现了“舍得”45亿“得”242亿。

然而,面对股价的强劲表现,豫园股份也发布了风险提示公告,称“根据舍得酒业相关公告,关于舍得酒业与天洋控股的资金占用纠纷诉讼事项,法院尚未审理完毕,目前尚不能确定是否能得到清偿。”

早先加入徽酒股金已赚50亿

也不是郭广昌第一次喝大酒。

到2020年5月,豫园股份以18.37亿元收购西北上市酒企金徽酒约30%的股权,取代亚特集团,成为金徽酒的控股股东,其实际控制人也由李明变为郭广昌。

公布资料显示,金徽酒是甘肃省的龙头企业,也是中国最早建工厂的白酒生产企业之一,原甘肃省属国有企业。2006年,亚特集团投资并收购了金徽酒,亚特投资集团总经理周志刚成为金徽酒的董事长,2016年3月在上交所主板上市。

2010年9月至10月,豫园股份再次出价,宣布以7.15亿元收购海南豫珠8%的股权。截止2020年10月20日,已完成相关要约收购的清算过户手续,豫园股份及其一致行动人海南豫珠共持有金徽酒约1.93亿股。

此时,其持股比例也相应上升至38%,位居第一。

自从豫园股份上市以来,金徽酒的股价一直在持续上涨。截止1月8日,金徽酒收于39.8元/股,较收购时上涨逾一倍。到目前为止,金徽酒的总市值已经超过了200亿元。对复星而言,这无疑是一笔有利可图的投资。

以豫园股份为例,粗略计算,其收购1.52亿股,已获超40亿元;收购4058.08万股,已获超9亿元,超过当时收购价25.51亿元。

在中国的餐桌上

必须要有一壶好酒才行

实际上,近年来复星集团一直在加大对白酒行业的布局,以126亿元的高价购买白酒。

在2012年,复星集团旗下平耀投资有意入股湖北石花酒业;2014年,复星集团曾参与牛栏山母公司顺鑫农业的定向增发报价;同年,又有媒体报道说,复星集团打算以股权转让的方式,成为金种子酒第二大股东。

去年,复星以66亿港元的价格成为青岛啤酒的第二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郭广昌曾在2019年10月表达过他对葡萄酒行业的抱负:“复星与葡萄酒的命运,始于青岛啤酒,终于青岛啤酒。一壶好酒在中国人的餐桌上绝对不能没有。”

今年五月收购金徽酒时,豫园股份在复星集团的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豫园旗下餐饮和食品企业在白酒赛道上浮出水面。

该公告还表示,收购金徽酒是为了获得服务于中国新生代消费者阶层的优质资源,进一步丰富、充实快乐时尚的战略品牌和产品资源。

郭广昌在2020年复星控股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谈及金徽酒时表示,“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它不能年度增长过快,质量太快肯定会出问题。”“葡萄酒与其他产品不同,它的速度太快对白酒来说不是件好事,”他说。

但据野马财经报道,30多年前,还是学生的郭广昌,曾经骑车一路北上,在归途中与青岛擦肩而过。为了能喝上一杯青岛啤酒,他硬撑了两顿没吃饭。对于白酒,郭广昌更是情有独钟。使国际贸易伙伴了解中国文化的方法,就是和他们一起喝茅台。

酒盘一天蒸发一千七百亿

2021开始的一年,白酒企业迎来了开门红。无论是白酒还是黄酒,都跟着茅台走得越来越高。不过,1月8日,白酒板块当日蒸发1700亿元,五粮液股价一度下挫超过6%,茅台股价一度下挫超过3%。

且消费板块整体表现欠佳,除金龙鱼继续大涨4%外,多只前期强势股均出现调整行情。数据显示,整个消费板块市值已跌去近2500亿元。

市场分析,白酒和消费板块或将杀跌或涉及两个传闻。

一是媒体报道,不少业绩优基金考虑到基金经理存在管理边界,开始有意控制基金规模,宣布暂停大额申购。二是有消息称,基金产品的消费发行受阻。

今天中信建投研究所所长武超发表讲话说,2018年以来,整个市场的机构行为愈来愈明显。无论是新基金还是增量资金,散户市场都在逐渐向机构化发展,导致白马股的重仓被不断推高。

而武超则表示,市值在五百亿上下的公司未来可能进一步分化,好公司和差公司的估值可能难以统一。两年来,市场的泡沫不分行业,而是整个市场核心资产的泡沫。其背后隐藏着龙头企业成长的确定性。领导也许会改变,但是它的泡沫却不会改变。

招股书称,2021年是规划的十四五年,叠加疫情的影响,开门红值得期待。高档白酒仍将充分享受到价格红利,其中茅台价格有望稳中微升,易涨难跌,五粮液老窖将充分享受到天花板上移的红利,加上自身的努力,有望实现较快增长。

在中高档白酒龙头分化受益的大背景下,也将呈现出500-600元价格带快速成长,部分企业有望出现困境反转的趋势。从长期趋势和估值现状来看,21年白酒估值仍将持续提升。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