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股最大 IPO: Airbnb股价飙升112%市值达863亿美元

2020年美股最大 IPO: Airbnb股价飙升112%市值达863亿美元 倚在三个床垫上,三个年轻人竟然养…

2020年美股最大 IPO: Airbnb股价飙升112%市值达863亿美元


倚在三个床垫上,三个年轻人竟然养出了一个超级独角兽。
文章|猎云网 ID: ilieyun
作家:尹子璇王潇宵
引人注目的 Airbnb于当地时间12月10日正式在纳斯达克上市交易,其股票代码为“ABNB”,公开发行5000万股A股普通股,发行价68美元,截至12月10日,该公司在美股上市首日股价上涨112%,报144.71美元,市值为863亿美元,成为2020年美国市场上最大的 IPO。
这只股票现在市值超过864亿美元,已经超越了旅游巨头 Booking (超过860亿美元)。它的市场价值也远远超过万豪和希尔顿等连锁酒店,它们的市场价值分别为427.4亿美元和298亿美元。
没人想到,靠在三个垫子上,三个年轻人竟然在以后养出了一只超级独角兽。
麻辣鸡的诞生
BrianChesky,一个26岁的人,放弃了他一年4万美元的薪水,从洛杉矶来到旧金山,与他的朋友兼大学室友 Joe Gebbia一起创业。在他们一贫如洗的时候,他们两个把家里三个空床垫以80美元一晚的价格租了出去。
这是一笔赚钱的生意,他敏锐的商业嗅觉告诉切斯基,他邀请自己的工程师朋友–毕业于哈佛大学的软件工程师内森•布莱卡斯亚克–加入这个公司,提供技术支持。Airbnb的前身airbedandbreakfast.com于2008年8月正式上线。这一新颖的创业模式,从 YC联合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那里得到了20,000美元的启动资金,敲响了共享经济创业的大门。
公司名称在2009年3月改为“Airbnb.com”,网站内容也从“空床房”和“共享空间”扩展到了各类房产,包括整个住宅和公寓,私人房间和其他房产。
Airbnb自创立以来,一直是资本市场上最受欢迎的辣子鸡:2009年4月, Airbnb获得了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的种子基金;2010年11月, Airbnb从 Greylock Partners和红杉资本那里获得 A轮融资;2011年7月, Airbnb再次获得1.12亿美元的融资;2014年4月, Airbnb获得 TPG资本4.5亿美元的投资,估值为10亿美元;2015年6月, Airbnb获得15亿美元的 E轮融资,并获得高瓴资本的加持;2016年9月, Airbnb获得5.555亿美元的融资,公司估值为300亿美元;2017年3月, Airbnb融资10亿美元。
Airbnb成立至今已斩获16轮融资,募资超过60亿美元,背后有百余家知名投资机构,包括 Y Combinator、红杉资本、银湖资本、 DST、淡马锡、 KPCB、老虎环球基金等全球一线机构,资本的追逐推动 Airbnb一路狂奔。由 Airbnb和 Airbnb组成的共享经济模式也进入国内,改变了国内酒店的格局。
不过,该公司的上市道路却是一片坎坷。
一跌再跌
对 Airbnb是否应该 IPO的讨论在2014年引发了人们对 Airbnb已经获得了6.75亿美元的两轮融资的关注。Airbnb聘请黑石集团 Laurence Tosi担任 CFO,被外界视为冲击 IPO的一项重要举措,并在2015年向 SEC提交了相关文件,其中显示,该公司已经完成了由40多家机构参与的 E轮融资,融资金额接近15亿美元,估值超过250亿美元。2017年, Airbnb的管理人员公开表示“正处于上市准备阶段,目前只是准备阶段。再过两年,到2019年9月, Airbnb宣布将于2020年上市。
但突然的暴发打乱了 Airbnb最初的上市节奏。
一月份,切斯基表示,他计划今年完成 IPO,然后于三月底向美国证监会递交 IPO申请。
其后, Airbnb受到重创,北京房屋的预订量在3个月内锐减96%;其最大的市场美国的订单量减少了一半以上;在欧洲和亚洲的其他城市,订单量也不同程度地减少了41%~46%。
Chersky曾经说过:“我们花了12年来打造 Airbnb,在4-6周的时间里几乎损失殆尽,”当时甚至有消息说 Airbnb即将破产。
该公司的招股书还显示,在2019年, Airbnb的预订总额(“GBV”)为380亿美元,比2018年的294亿美元增加了29%,营收为48亿美元,同比增长32%。到2020年9月30日为止的9个月中,受全球流感严重影响的 GBV值为18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39%,收入2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32%。今年第一季度,公司净亏损6.669亿美元,是去年同期3.22亿美元的两倍多。
对于 Airbnb的市场预期不容乐观。
外国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报道, Airbnb在3月初将其内部估值从2017年的310亿美元下调至260亿美元;并在4月发表声明,宣布获得由私人股本公司 Silver Lake和 Sixth Street Partners领投的10亿美元债券和股权融资。随后, Airbnb再次发表声明,表示接受10亿美元银团贷款。金融危机发生后,人们开始谈论 Airbnb的资金周转困难,不仅如此,还有海外机构对 Airbnb的180亿美元估值,与之相比,去年 Airbnb的估值接近腰斩。
Airbnb在这种情况下仍然固执的在八月正式提交其招股说明书。
由于疾病暴发之下,本就现金流紧张,迫使 Airbnb上市以求生存。
资本链吃紧,倒逼上市
据招股书显示, Airbnb最近三年一直处于净亏损状态,亏损数额逐年增加,2019年净亏损6.743亿美元,是2018年的40倍。其中最主要的支出项目是运营支持、产品开发和销售费用,近三年来公司在这三个方面的支出达到了主营业务费用的2.5-3倍。很明显,企业为了与更多业主建立合作关系,吸引消费者,不断扩大产品和业务的投资,造成了“入不敷出”。
疾病的爆发使这种情况只增加不减少。
从表面上看,人们对旅游短租和社交的需求正在急剧下降,数据显示,2020年1-9月, Airbnb的晚上和体验预订数量为1.47亿,比去年同期减少41%;总预订价值(GBV)为18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减少39%。
甚至在市场回暖之后,疫情对市场的影响仍将持续。
首先,政府机构对旅行和旅行实行管制,其中跨国界旅行由于疾病爆发而变得更加困难,相应地,即使疾病爆发程度有所减轻,即使是在政府未对旅行实行管制的地区,旅行的次数也会减少。
而 airbnb所代表的共享住宿虽然具有社会属性,可以为家庭提供多样化的住宿环境和个性化的服务,但与采用标准流程的连锁旅馆相比,在疫情爆发后,共享住宿模式下的健康安全将成为用户选择住宿方式的一个考虑因素。
中国旅游业相对全球来说似乎有很大的复苏空间,但令人遗憾的是, Airbnb也未能抓住当前最有潜力的市场。
尽管 Airbnb早在2013年就开始在中国进行试水,但最初, Airbnb只是推出了一个名为 WinChina的项目,该项目旨在向中国游客推广共享住宿模式,同时也希望年轻的中国旅行者能利用 Airbnb在出境游时完成住宿。
Airbnb在2014年之前一直是北京的第一家常驻员工。9月29日, Airbnb正式注册在中国的公司——安彼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于2015年8月1日官宣进入中国市场;2016年底, Airbnb中国团队员工人数接近30人;与此同时, Airbnb官网也正式对外宣布 Airbnb中国的诞生,将在中国境内存储用户个人数据,并从12月7日起对中国用户的信息进行存储和处理……
不过,以 Airbnb为代表的共享民宿在这一时期也面临着最大的困境:欺诈、违约、虚假宣传、投诉无门乃至治安事件、刑事案件……截至今天,黑猫投诉平台显示,爱彼迎目前已有5198起投诉,其中“虚假宣传”、“霸王条款”等为投诉重灾区。
2017年,在爱彼迎这个全新的中国品牌被确定之后, Airbnb不仅推出了“体验”产品,还推出了全新的“故事”功能,同时还全面提升了中文客户服务,包括将在中国建立本地客服中心,通过客服电话、微博、微信等渠道,对中国用户提供全天候的支持…
经过一连串的调整,虽然业绩增长喜人,让 Airbnb在国内与途家和小猪短租共处行业第一梯队,但在房源方面,途家拥有约60万套房源,小猪短租约36万套, Airbnb则在2017年突破15万套。
而且现在,国家不断出台政策来规范民宿短租行业,房源的扩张变得越来越困难,而从当前行业情况分析, Airbnb在房源方面几乎难以跟上途家甚至是小猪的步伐。
Airbnb的业务回暖与国内其它公司相比,也显得更加缓慢:根据国家信息中心的数据,从3月中旬开始,共享住宿平台(途家、爱彼迎、小猪等)的总交易额、订单量和访问量都出现了回暖,而 Airbnb的数据显示,与2月相比,爱彼迎3月中国的订单量没有出现增长的迹象,直到4月才开始复苏。
所以,也有业内人士指出, Airbnb选择此时上市,正是在市场风向正转的时候,为自己寻找一个比较理想的“身价”。
疾病暴发下,如何生存?
所以, Airbnb如何支撑起自己的估值,在暴发中生存?
Airbnb在疫情爆发期间,迅速启动了48小时内全额退款,7天内退款一半的举措,以保护租客,同时还成立了2.5亿美元的基金,用于补偿房东的损失,其中25%将会得到最多的赔偿,另外还会向超级房东提供1000万美元的救助金。
五月份, Airbnb裁员四分之一(1900名),创始人和管理人员带头停薪留职,削减营销开支,并开始削减核心业务以外的投入。
与此同时, Airbnb发现国内和短途旅行的人数在增加,而且越来越多的用户更喜欢远足、周边游,因此他们更新了网站和 APP,有针对性地推广当地和非城市住宿,以满足住客的需求。
暴发后, Airbnb的韧性正在显现,分季度, Airbnb业务呈现逐步复苏的趋势。该公司第三季度的总收入为13.4亿美元,并在扭亏的同时实现了2.2亿美元的净利润。
与其他竞争者相比, Airbnb在疫情爆发期间的适应性更强,如下图所示, Airbnb在2019年Q4的收入并不是最大,但其增长率明显高于竞争者。更重要的是, Airbnb在招股书中找到了一个新的故事:当各国国内本地旅游复苏使其走出疾病爆发的阴影时,远程办公和旅行的趋势给它带来了新的收入增长动力。
Dave Stephenson (CFO)也强调,人们仍然希望旅行,只是旅行的方式不同而已。Airbn向外界展示了该公司能够应对疾病爆发和新的出行方式。
所以一直到股票定价的最后几天, Airbnb仍在不断调整价格。
十一月底的时候,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说,如果公司的股票被完全稀释,公司的估值将达到300亿到330亿美元。Airbnb路演开始时的起始价格区间是44-50美元,中间阶段升至56-60美元,最终发行价定在68美元,根据68美元的发行价估算, Airbnb上市融资约37亿美元,估值约470亿美元。
最后,该企业在上市首日的预期并不乐观, Airbnb的表现超过了预期。
此外,该公司在未来的时间里还会带来一些不确定性,如在招股书中所强调的,更严格的法律法规、 OTA和酒店业务发展所带来的日益激烈的竞争,以及缺乏清晰的盈利路径,都将成为该公司未来的风险。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