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户遭殃:连续14个跌停,堪称股市发展毒瘤?

12月15日,仁东控股(002647.SZ)在经历了14次跌停后,上演了天地板的情况,仁东控股被认为有庄家操盘,被称为A股第一强庄。仁东控股本身经历过多次更名,2011年12月登陆资本市场之时,叫宏磊股份,当时的主营业务为铜加工,是实实在在的制造业,实控人为戚建萍。

 

金融市场既是一个投资的场所,也是一个投机的场所。一定程度的投机对金融市场而言是必要的。

如期货市场投机者能够主动承担市场风险,成为套期保值者的交易对手。其投机交易有利于活跃市场,提高市场的流动性,套利性投机还有利于缓解市场价格波动。

但是,过度的投机将会严重扰乱市场秩序,扭曲正常市场价格,导致价格波动幅度大增,既严重影响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也会损害其他投资者的利益及其对市场的信心。

市场操纵对市场的危害更大,除了同样具有过度投机的危害以外,它还严重损害了市场的公正与公平。

由于暴利回报的诱惑,市场操纵一直是一个伴随着金融市场发展的“毒瘤”。

中国A股市场的前10年属于庄股时代。庄股通过高比例控盘和与上市公司共谋来获得操纵利润,并成为整个市场的主导力量与推进器,市场因庄股拉升而起,因庄股出货而落。

但A股的猛庄时代,似乎从未远去。

仁东控股背后的德御系

12月15日,仁东控股(002647.SZ)在经历了14次跌停后,上演了天地板的情况,仁东控股被认为有庄家操盘,被称为A股第一强庄。

仁东控股本身经历过多次更名,2011年12月登陆资本市场之时,叫宏磊股份,当时的主营业务为铜加工,是实实在在的制造业,实控人为戚建萍。

2016年,戚氏家族以27元/股的价格转让1.2亿股,总对价32.5亿。接盘方共四家,为首的柚子资产承接568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25.9%,成为宏磊股份第一大股东,山西女老板郝江波成为公司实控人。

和柚技术在取得控制权之后,公司开始实施重大资产出售、重大资产购买事项。置出原有铜加工产业,收购广东合利科技服务有限公司100%股权,开始了以第三方支付为核心的轻资产经营道路。

公司名称先后由宏磊股份变更为民盛金科(2017-3-23),后更名为仁东控股(2018-8-3)。

2018年2月,二股东民众创新将其所持10.77%的股权转让给云驱科技(后更名仁东信息),四股东景华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所持13.82%股权的表决权委托给仁东信息。

两家联手,仁东信息(内蒙古仁东科技有限公司)以合计29.9%的股权成为民盛金科控股股东,此时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该公司的董事长霍东。易主后,公司更名为仁东控股。

2019年11月15日,海科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控制上市公司29.93%的股份表决权。

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海科金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此外,原控股股东仁东信息每年还要向海科金支付2000万元作为托管费。

轻资产运营模式后,由于并无可以用于抵押的固定资产,公司的融资手段受限。

公司及大股东对于股权质押的依赖也不断加深,风险也随之加剧。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会引起了市场的质疑,向投资者传递出公司现金流紧张的问题,而且过于依赖股权质押进行融资还容易受到股价波动的影响,加剧资金链危机。

但没关系,其背后站着德御系等资本集团。

在资本市场上异军突起的“德御系”就是高杠杆操作的高手。手法是先通过高杠杆买壳,再进行股权质押,随后把融入资金进行杠杆配资,用所得资金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炒自己的股票,拉升股价,获得暴利。

值得注意的是,和柚技术的实控人郝江波是“德御系”的成员之一,和柚技术也采用了这种杠杆模式。

“德御系”旗下龙跃集团曾在2014年底以8.8亿元拿下齐星铁塔,随后更名为北汛集团,公司股价从当年11月的4块钱,一路飙升到2018年2月的28.5元。

此外,像已被纳斯达克退市的稳盛金融,也曾创下一夜暴涨7.5倍的神话。

德御系的操作手法概括为第一条:合并整合上市——市值管理(抬高股价)——上市公司流通股套现(减持)。

第二条:控股参股商业银行——获得商业银行表内,特别是表外融资——商业股权质押融资撬动杠杆—并购下一家银行。

从商业模式分析一目了然,这个模式建立在两个比较稳定的前提,第一就是上市公司能维持股价,这样股权质押融资就不会爆仓。

第二就是所投的商业银行能维持内在价值高增长。

早几年商业银行ROE基本上都是10%-15%以上,商业银行股权融资是各家金融的香饽饽,有些机构质押率居然能给到105%,股权融资成本也是7-8%左右。只要银行保持高增长,并且未来有人接盘并买下银行股权,这个游戏就能赚钱。

只不过德御选择在了山西,实体经济的脆弱撑不起高杠杆游戏。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庄股鼻祖德隆系

庄股鼻祖德隆系1990年至2003年间,中国股市被权威部门认定的股价操纵事件达22起,其中亿安科技、中科创业、郑百文等“庄股”操纵案社会影响非常恶劣。

另外,近期证监会认定并查处的短线操纵案有林忠案、沈昌宇案、陈国生案、徐国新案等,被查处的“抢帽子”操纵案有邓晓波、邓悉源案、汪建中案等。

这其中得提到庄股鼻祖德隆系。

德隆系唐万新他们初入资本市场的时候,相关制度不健全,监管不到位。

唐万新他们初期的投机成功经验,在后期资本市场日渐成熟、监管收紧时,埋下了失败原因。中国资本市场发展之初,以区域性试点为主,缺乏规范与监管。

此后爆发的深圳“8.10事件”,反映了资本市场对规范管理与集中统一监管的迫切要求。而在中国股市诞生之初,唐万新即行涉足。

市场的混乱和监管的缺失,对唐万新这样具有敏锐金融嗅觉的投机者来说,无疑是天赐的发财良机。

1992年5月,凭着从朋友处借来的5万块钱,唐万新在西安第一次尝到了资本市场的甜头。他通过倒卖股份制改造过程中的认购权,尤其是原始股,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赚了5000万元至7000万元,这是德隆的“第二桶金”。

1993年至1998年,是中国资本市场从早期的区域性市场迅速走向全国性市场的阶段。伴随着全国性资本市场的形成和初步发展,唐万新对资本市场的认知也日渐成熟,他选择了从最原始的倒卖股票认购权转向资本运作。

而给唐万新上了资本运作第一课的是宏源大厦的运营。

当时德隆用宏远大厦所拥有的部分资产作抵押,从银行贷款数千万元,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机关事务管理局合作兴建了城市大酒店,这简直就是空手套白狼似的投资,因为德隆用于兴建宏远大厦的8000万元本身就是来自不明。

在资本运作的同时,德隆仍坚持其老本行——在资本市场上直接投机,只不过由于市场扩容、交易品种增加、无纸化交易的强制推行和百姓对购买股票的热情极度高涨等因素,使得唐万新以前那种最原始的倒卖股票的方式不再适应新的形势。

于是,从1993年3月开始,唐万新开始涉及国内的一级半市场交易。而之后进入新疆金融租赁和金新信托,其初衷则完全是为了这种新的交易方式服务。

如果说德隆控制新疆金融租赁和金新信托标志着德隆“金融帝国”的雏形初现,那么这个帝国从建立的第一天起就隐藏着崩塌的宿命,因为从1999年开始,德隆渐渐地不适应环境的变化了。

1998年12月,中国第一部规范证券发行和交易行为的法律《证券法》颁布,并于1999 年7月实施,标志着资本市场的法律地位最终确立,在这之前资本市场一直是在巨大的争议和压力中向前推进,因此混乱和动摇在所难免。

即使是像德隆这样曾经在股市里名噪一时的庄家,也不敢像从前那样明目张胆了,他们采取了进入金融机构的方式,甚至借用了无数壳公司,迂回地和更隐蔽地坐庄。给庄家们雪上加霜的是,股票指数从2001年大幅下挫,全行业连年亏损,开始了连续四年“熊市”。

德隆坐庄的思路就是集中控股然后推高股价,这样的坐庄思路在股市大跌的环境中无异于自杀的行为;其次,在市场信心崩溃以及监管尺度收紧的情况下,德隆只能通过抬高股价证明自己,以与“黑幕”、“庄家”、“贪婪”等标签划清界限。

因此,被逼无奈,德隆收购了大批风险很大的金融机构,如德恒证券、南京大江国投、中富证券、恒信证券等。对这些金融机构的收购重组不仅增加了德隆对资金的需求,而且还加大了其资产中隐藏的市场风险。

2004年,监管部门介入调查,德隆被看作高风险集团,坐实“黑幕”,“庄家”,“金融大鳄”的标签,2006年,唐万新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操控证券交易价格罪”被警察戴上了手铐,一代庄家就此落幕。

一字断魂刀

提起A股中的白大褂,你一定会想到徐翔。

2009年,徐翔成立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并担任泽熙投资总经理。

徐翔从一名不闻,通过自己在选股方面的钻研,在资本市场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徐翔在中国股民界被股民视为神话,有“一哥”之称。

作为中国最大的私募基金之一,泽熙私募以高收益率和对市场精准的把控能力闻名于私募界。

徐翔总是能从资本市场的角逐变化中全身而退。2015年是让所有市场资本参与者心有余悸的一年,股价的振幅巨大,股价起起落落,2015年股市到顶时,徐翔已经悄然撤离。

2015年底至2016年初,股市波动巨大,而徐翔旗下的基金,已悄然悉数进场。

总体来看,泽熙投资近年来主要呈现四种方式:第一,抄底“黑天鹅”。2011年末,重庆啤酒股价遭遇11个跌停,徐翔在24元第一次抄底。

二次揭盲失败,重庆啤酒继续跌停,徐翔在20元左右买入3000万股,重庆啤酒一路涨到35元。徐翔获利数亿元。

在獐子岛事件中同样抄底获利。第二,专注重组概念个股,2014年1月3日,东方锆业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拟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收购锆谷科技百分百股权。

此前,泽熙投资旗下的泽熙6期早已入驻东方锆业,持股比0.37%,为第十大股东。

第三,积极参与上市公司定增,与上市公司高管勾结,在发布公告前提前进入公司,试水一级半市场,2013年泽熙投资在鑫科材料定增中获得4980万股,持股7.96%,成为第二大股东。

第四,增持一些股权结构分散的中小市值公司,例如宁波热电、宁波联合和惠天热电等高转送方案。而最为诟病为内幕交易的就是2014年美邦服饰事件。

2014年9月26日,泽熙一期和十一期分别以每笔9.72元价格买入美邦服饰。

9月29日,通过二级市场全部抛出。同时,泽熙六期在抛售当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大笔买入。

2015年4、5月份清仓美邦服饰,套现近九亿元,而徐翔操纵的股价经常会有一字断魂刀的现象,让股民欲仙欲死。

2015年11月,徐翔因为涉嫌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徐翔的成功,在于把握了中国证券市场具有“题材市”的特点。

对于“题材”,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凡是引发股价上涨的因素都可以称作为题材,比如重组、并购、扭亏、预增、整体上市、网络游戏、数字电视、农产品涨价、创业板概念等等,明显的“业绩”和“成长”也属于题材,比如高送派、高成长的蓝筹股会反复上涨。

因此,股价变动频繁且波幅较大的题材股深得中小投资者的青睐,一直是中国证券市场追捧的热点。

而庄家正是利用散户的这一投资偏好,凭借着资金和信息的优势,借助于内幕消息或者人为制造假消息操纵题材股的股价,从中牟取暴利。

等到“利好出尽”、股价涨至顶峰时,庄家出货完毕准备离场。此时,散户意识到“主力出货”,纷纷跟风抛出股票,于是市场放量下行,股价暴跌,成交量迅速萎缩,股价进入一个漫长的低谷期。

散户面对此种情况,只能黯然吃面,吞下失败的苦果,快进快出,追求短期利润,而不是抱着投资的心态,着眼于公司基本面进行长期的价值投资,“追涨杀跌”成为市场对散户投资行为的真实写照。

关于作者: tomat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